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大乔小说网 www.dqxs.cc,王爷床上是非多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但见月儿悄悄往天际移,夜黑星更稀,高大俊美的狄亲王爷玄怀月正懒懒半坐卧在荷见院小妾的腿上,舒舒服服地张嘴吃着美人纤纤素手喂来的西域紫葡萄。

    他一身邪佞霸气,举手投足间皆是数不完的风流,道不尽的魅惑,通身上下唯有“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一词稍稍可描绘诠释一二。

    “王爷,您今晚不是说要到小纨院妹妹那儿去的吗?怎么还到人家这儿来了?”美人儿娇滴滴嗓音婉转,半撒娇来半捻酸。

    “怎么,本王来你这儿不开心?”他闭目享受着软玉温香,看似慵懒的神态里却有一丝冰冷的凌厉。

    美人心一凛,赶紧再剥了颗葡萄,讨好地含在小嘴里,低头撩人地哺喂了过去。“王爷,人家错了嘛”

    玄怀月不动声色地自柔软芳唇里尝到了那枚甜汁淋漓的葡萄,鹰眸仍未睁,淡然道:“记住,本王不喜欢多嘴的女人。”

    美人儿面色一白。“是,奴、奴家以后再也不敢了。”

    “现下什么时辰了?”

    “回王爷,亥时了。”美人儿瞄了眼屋内金漏,怯柔柔地道。

    已经亥时了?几近夜深,为什么那头没传来半点动静?

    玄怀月心下一动,有些心浮气躁地坐了起来,浓眉微拧,锐利目光射向大门外。

    “王爷?”美人儿茫然低呼。“别吵。”他瞇起了眼,侧耳倾听了片刻,没有脚步声,没有压抑的气息,没有低低饮泣的不甘,什么都没有。

    见鬼的怎么会什么都没有?!

    “王爷,您怎么啦?”美人儿见他神色晦暗莫辨,心一慌,忙将半luo酥胸偎了过去,娇腻腻地在他铁臂上缓缓磨蹭,希冀能将他的欲火蹭将上来,好得了今夜真正承宠欢爱的彩头。

    他胸中翻涌起一丝不耐的厌恶,嗓音冷了下来“下去!”

    “王爷”美人儿悚然大惊。

    他眸光如冷电般扫来,美人儿机伶伶一颤,吓得手脚发软,几是连滚带爬地下了榻,伏地磕首不敢起。

    “王爷恕罪王爷恕罪”

    “腻味!”他冷冷哼了一声,忽觉索然无味地下了榻,甩袖负手大步离去。

    一出荷见院外,玄怀月伫立在暗香浮动的园间花影间,琥珀色眸子幽暗莫测,已窥不出是喜是怒。

    “一狐。”他沈声唤道。

    暗影一闪,一个高挑黑衣男子半跪在他面前。“主子。”

    “那蠢女人现在在干嘛?”

    一狐破天荒犹豫了一下。

    “嗯?”他目光一闪,有丝不悦浮现。

    “回主子,”一狐有些迟疑,显然也颇为纳罕不解:“小纨院小主睡着了。”

    “睡着?”玄怀月一怔,随即不敢置信地扬高嗓音“你说她睡着了是什么意思?”

    王爷话一出,瞬间考倒了素有“千里之外夺人首级、暗卫中的暗卫、杀手中的杀手”之美名的飞狐堂头子一狐。

    “呃”糟,王爷最近火气很是大啊,难道是通身勃然精气旺盛过甚,就连这数百美人也无法舒解得了王爷勇猛精力的缘故?

    就在一狐开始严正考虑起,是不是该把自己的职务调整为“千里之外掳人回府、为王爷床帷之福贡献一己心力”忽地眼前一花,主子已然不见了!

    一狐一惊,忙扣指吹了一声指哨,召来了二狐和三狐。

    “老大,怎么了怎么了?”

    “耶?老大,你怎么没在主子身边?”

    一狐盯着面前两名兄弟,表情严肃地道:“吩咐下去,主子近来心情不好,飞狐堂一百八十二名暗卫皮全给我绷紧一点,要有哪个不长眼撞到了枪尖上去,莫怪我大刑伺候!”

    “是,老大。”二狐和三狐互觑一眼,赶紧分头管束手下去了。

    一狐吩咐完毕,立刻闪身跟上了主子气息远去的方向--

    小纨院。

    夫敬非他,持久之谓也;夫顺非他,宽裕之谓也。

    --班昭女诫三>

    苗倦倦侧着小脸趴在桌边,睡得正香,浑然不觉有个怒气紧绷的男人正危险凛凛地盯着她的睡容。

    若说上次她无意间吐露出的话十足挑衅了他的男性威严,那么此时此刻睡到昏天暗地,睡到小嘴满足地吧咂吧咂着,还睡到水袖上移,露出大半截白皙粉嫩玉臂,并且有一下没一下地揉揉鼻子抓抓脑袋的她,简直就是完全无视他漠北之王玄怀月的所有尊严。

    久等他不至,没有不安、没有惶恐,不见丝毫忐忑、患得患失或是失魂落魄之情,更不见她急急让人四处打听他现下踪影何处,究竟为何冷落她于空房之中,相反的,还睡得跟头猪似的满足酣然。

    他目光一扫桌上吃了大半的菜肴,脸色更黑了。

    想他玄怀月何许人也,普天之下,又有哪个女人不以蒙他垂青爱宠为荣为傲?偏偏她,这口毫不起眼的淡青菜、白豆腐,居然胆敢蔑视他的权威、他的美色、他的魅力、他的恩宠!

    “醒来!”愤慨之下,他毫不留情地在她脑袋瓜上重重敲了记。

    “嗷--打雷了打雷了!不要劈我不要劈我--”睡得迷迷糊糊的小女人瞬间痛得弹跳起来,双手紧紧抱着剧疼的脑袋惨叫了起来。

    他本是怒气张显的俊脸古怪地一窒,总算及时憋抑住了一丝噗笑。

    笨死了,果然是不折不扣十足蠢蛋。

    所以他居然在跟个笨瓜较真?

    玄怀月一怔。

    “嘶谁打我啊?好痛”苗倦倦揉着疼痛不已的脑袋,神智意识总算渐渐清明了过来,却在见到眼前伫立的英挺男人时,浑身一僵。

    王、王爷?

    玄怀月一见她瞪着自己像活见鬼的表情,心头那抹古怪感又被熊熊的怒意取代了。

    “你就是这么接待本王的?”他重重哼了一声,大马金刀地甩袍坐下。

    苗倦倦哑口无言,其实是因为震惊过甚,脑袋还不十分灵光的缘故,直到被他瞪得背脊发毛,这才想起要说什么。

    “王爷该死--”她赶紧跪下来,双手捏耳,摆出万分惭愧之状。

    在苗家被主母大夫人罚久了,早练就苗倦倦一身示弱卖乖的伏低做小本领,信手拈来流利无比。

    可惜马有乱蹄、人有错口,她动作很确实,台词却很掉漆

    “你说什么?!”玄怀月脸色一变,大手砰地一拍桌面,盘盘菜肴跟着弹跳了起来。

    她的心也跟着跳三跳,猛吞口水,这才意识到自己讲太快了。“错了错了,是王爷饶命,奴婢该死”

    若是换作平常,玄怀月早就一家伙捻死了这胆大包天的逆上东西,可是不知怎的,看她吓得跟只呆头蠢脑的鹌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