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大乔小说网 www.dqxs.cc,臭小子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徐,这是我一直来不及告诉你的故事。

    ——题记

    第一章 三维空间

    一、兰蔻

    徐死后很长时间里,她无法给队员做速降示范。

    她站在山顶的烈风中,背对着未知的深谷,双脚慢慢地朝山崖边缘移动。她的手心全是虚汗,腰间的绳索被绷得咯咯作响,安全带将臀部与大腿勒得生疼,而她却在最后的刹那失去了做登踏下降的勇气。

    她就那么厌恶地拒绝碰stop,像一个男人对不贞妻子那样厌恶地不愿染指。在她的余光里,幽深的山谷不再能给她放纵与飞翔的快乐,而成了滑向死亡的轨道。

    她在这样的时候总是想起徐的眼睛。沉静的,若有所思的,望向空气中不可名状的某一点。

    她开始反复地检查登山绳,从绳头开始,用手神经质地一寸寸地捋下去。其实在每一次整理装备包时她都会重复这样的动作,只除了徐出事的那一天。

    记忆被时间颠来倒去,她终于分不清自己是蓄谋已久,还是不经意的疏忽。一些零星的画面总是会闯入她的脑海,混乱无序,像一大堆散乱的拼版,她试图小心地将它们拼成完整的图画,可是,进展很慢。

    所以她现在回来了,坐在徐曾经坐的位子上,做一些曾经是徐做的事,想把有些事有些人看看清楚。

    那天早上平常存放的新登山绳忽然如何也找不到。

    那天早上她恍惚记得龙四在她整理装备时正好经过。他看到她把老化了的登山绳放进装备包的,可他什么也没说。他是她们野人部落的技术总监。没有谁比他更清楚这样的后果。

    那天早上她以为她终于可以自由,那些石臼一样将青春捣碎的折磨终将消失。

    也是那天,那根扎进了小石子的老化绳索终于缯裂,徐在疾速的下降中双臂无助地挥舞。最初的一段,他还试图抓住什么,过了岩壁上的凹陷之后,他平静下来,定定地凝视着天空与鸟群,他的头颅始终微扬着,与脖颈形成美好的弧度,他保持着这种美好,直到身体终于在地面上敲击出钝重的声响。

    这一切就发生在她的瞳孔之间,鲜活生动,他流血了,所以她痛了,像香港海洋公园里的一场动感电影,视觉牵动着所有器官。

    这一切使她现在每一次别上胸卡时都有危在旦夕的感觉:

    野人部落

    野外生存教练

    兰蔻。

    在出事的头天深夜,队员们在一下午的徒步穿越之后疲惫地睡去,徐依旧光脚走下灌木丛生的小径,到山下的湖里游泳。

    卖柴岙的夜晚空旷得叫人发指。猫头鹰的叫声依然如少女呜咽般地划过湖面。草间间或响起野猪西苏移动的脚步,而肥硕的田鼠则熟门熟路地摸到她们垃圾袋边丢弃的罐头食品进行二次利用。

    篝火一再暗下去,终于只剩发红的余灰。于是,可以看见萤火虫的旋舞了。草绿色的点点荧光在无尽的暗空里上上下下,从宿营区背后的坟地一直蔓延过来。被它们包围的刹那,自己忽然间幸福得想就近撞死。

    她那时并不知道这是最后一次,徐穿着泳裤沉默地经过她走下那条径子。

    她就那么张成大字躺在地上,无限舒展地营向星空,一如每一次在这水库带队时的守夜。

    她和他之间没有言语没有动作没有目光已经很久了。

    起先她以为在部落的项目部办公室里,他不看她不和她讲话不碰她,那是因为那么多人在,他不能。所以部落里的人说她和龙四很要好,拿她和seven开玩笑,或者总是看到她和大嘴同进同出,却认定她和徐是不相干的。

    那样的蜚语,流传在别人的眉宇间轻笑间,棉花糖般无端膨胀得不象样。她是部落里唯一的女教练,承受这些似乎理所应当。

    项目部在旁人看来是极其混乱的地方。他们用自己的方式喝酒庆祝交流愤怒,很多时候忘记男女有别的说法。他们开低级玩笑,做只有自己才懂的小动作,经常让“正常的人们“嗤之以鼻。可是不管,他们自己自得其乐。

    时间的流淌里,她渐渐明白,即使是这样自由的夜里,他也是惯常冷淡的。原来他不是不能,不是不得已,而是真的决然划了条界限在他们之间。

    她只能躺在被露水打湿的泥土上,听山下传来划水的声响。她仿佛能借着他的身体感受到冰凉的湖水,在与游鱼长满鳞甲的身体擦肩而过时,它们平静的歌唱。

    不知过了多久,天空成了紫红色的绸缎。他上来了,吧嗒吧嗒地踩过一路的岩石。

    其实征兆是那么明显,她理应预感到情况是有些异样的。这一夜,他终于没有径直回帐篷。

    他慢慢地在她身边躺下,他问她,在看什么?只几个字将故作的陌生一略而过。

    她什么也说不出,当一个人习惯了压抑与沉默,语言变成怪物一只。

    他们像好奇的睡莲般大朵大朵盛开在清甜的空气里。她的呼吸中终于混进了他的气息——那种复杂而渴念了太久的味道,混杂着烟草与酒精,温柔与残酷,挣扎与妥协,父性与孩子气的。

    他的手在迟疑中渐渐抚上她的胸,沿着小腹轻轻下滑,她感觉他的手指象荆棘般带来微痛的快乐。在他猛然翻了个身,挡住她上方的整片星空之后,时间似乎是在逆流而上。

    他用吻盍上她的眼睛。

    她拼命用身体纠缠住他,像任何热带雨林里因绝望而疯狂攀缘的植物。因为她知道他的灵魂只属于那些过往里的暴力与阴影,他是她永远都无法完全的一轮圆。

    所有的温暖都和身体有关,她记得在19岁的那个夜晚她的童贞如何融化在他粗糙有力的手心里,她记得那个时候他如何怜爱地问她疼不疼。

    只有这一刻才是最好的,没有永劫不复的罪恶,没有孤独,没有猜忌,没有对真相清醒的认识,所以没有绝望。

    在最激烈的时候,他的泪水冰凉地滴在她的鼻尖上。

    他的神情里忽然有了种古怪的成分,他说,小兰,对不起。

    然后他低下头去亲吻她腕上嫩红的伤疤。

    她在他的包裹中缓缓闭上眼睛,风与星星碰撞,发出水晶质地的声响,过去与未来以她的智力难以理解的方式奇妙地交缠在一起。

    她既不是活的,也未曾死,她什么都不知道。望着光亮中心看时,是一片寂静。

    二、龙四

    他在清晨5点看到兰蔻把那捆老化的登山绳放进了装备包。但他一声没吭地走开了。

    拉开拉练,从简易厕所里钻出来,他看到她已经坐在硕大的黑色装备包边,只是以一种安静的方式坐着,面部表情十分柔和。

    他轻轻地走回自己的帐篷,一丝莫名的笑意闪过他的唇角,像某种兽类森森白牙间一闪而过的寒光。

    凭他多年的职业登山队员经验,没有谁比他更清楚,使用一根被山民践踏了多时,又在蝙蝠洞洞顶闲置了两个月的动力绳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他以不易察觉的幅度望了望不远处徐的帐篷,终于,还是选择了沉默。

    这一天已是2002年的初夏,他从北京国家登山队退役展转来到上海整整三年。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