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大乔小说网 www.dqxs.cc,臭小子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一

    if you wanna make him feel happy, bring him to vietnam。

    if you wanna make him feel lost, bring him to vietnam。

    我带着我的旅游团浩浩荡荡地走过东兴边境上的那条河,而那个越南男人斜倚在芒街的检查站门口,已经开始抽第四支烟。

    目光一交错又四散游离,同行间的默契往往失去语言。

    是个沉静锐气的男人,穿浅色卡其布衬衫。在暖湿的空气中,隐隐传递着某种危险的美感。28岁左右的模样,可是感觉得到眉宇间年华的缺口。

    辛早,辛早!(你好),我在心里和他打招呼。然后我看见他深邃如潭的眼里开始有笑意。

    这个人,应该就是地接社的导游了。

    这个职业的人在人群中是十分容易辨别的,不停的相遇,别离,微笑与行走之后,开始有了灵魂深处的荒芜与思考。不菲的种种灰色收入又纵容着执意的自由,这些,不是office里打磨的人可以有的。

    那些所谓的阶层与高尚的职业,总是试图以虚荣和物质来做证明,并填充自己的空虚。饭局,酒吧,聚会,矫情的俱乐部,他们就在这些玩物中回避思考与孤独,从不寻找自己的真正所向。

    而还有一些人,他们的生活是无止境的旅程。沿路的景色连绵不绝,时光就是这样地继续,再继续。穿梭如风。

    通向海防(haipong)的山路曲折颠颇,约有4个小时。

    越南的司机大概是喜欢亡命天涯的感觉,把车子开在生死时速上。在很多个深壑的转角,大巴飞快地折转,更有甚者,是一边折转一边另一部车子飞快地迎面而来,两边的司机都把喇叭按得震耳欲聋,人们只能在惊恐中紧紧地闭上双眼。

    听天由命吧!

    不说也知道的,车上的人肯定是有钱人,上海对越南的报价最低也要5600,也许这是他们一生中距离贫瘠与无助最近的时刻。

    有人开始抱怨,然后抱怨就像sars一样蔓延着爬满车厢。而且中国人抱怨起来总会夹些脏字进去,仿佛只有这样才能确切地抒发自己的不满。

    尽管我在站立不稳了20分钟后,开始脸色惨白,但如果这时把话筒交给地接,无疑是在转交炸弹。所以,我清清嗓子,告诉他们,这条山路是以前打仗时修的,为了坦克和地面部队躲过飞机的轰炸只能不停地转弯。但,很自豪地告诉各位另一点,这不是越南人修的,而是我们中国老大哥慷慨激昂的革命杰作。

    这才一笑而过。

    他拉拉我的衣角,他说,你靠窗坐下来,把话筒给我。他的中文非常标准,没有口音,我甚至怀疑他是东兴那边偷渡过来的中国人,谁都知道那条河什么也挡不住,越南的妇女天天划着小船到广西的集市上卖芭蕉。

    我客气地摇头之后,被他霸道地扶着我的背,"让"进了身边靠窗的位子,起身,他自己开工了。

    男与女之间的工作,总是因为无限的可能性而温暖愉快,这是我自己的哲学。我承认我是个重"色"之人。

    其实在颠颇中确实已经严重晕眩,极力克制着强烈的呕吐感。可是我的心里开始有温暖的河流,从生命起源的方向汩汩而来,捧一掬水,清甜透明。

    窗外是热带小国油绿绵延的植物,午后灼烈的阳光铺在上面,光影斑驳,像是一场时光的幻觉。远方是尘土飞扬的,穿黑色越南丝的农妇们一晃而过,一如很多在遥远的上海腐烂发霉的记忆黑点。

    一晃而过,可是不肯轻易消失。

    睡意朦胧中,听到他说,我的名字是团成同,按照你们中国南方的习惯就叫我阿同吧。

    呵呵,阿同!

    然后,他开始唱一首越南民歌,舒缓的调子,明朗的节奏,还有他的声音,沉厚的,浓稠的,陌生而如此亲近。是容易让人骤然绽放的声音,我感觉自己黑黑的头发都像一朵黑色的花。

    听着听着就睡着了。

    第一次,就这样在带团的车子上可以沉溺地睡去。

    他下楼来时,19岁的女孩一反常态地安静。她坐在楼前的台阶上,仿佛在思考什么。

    他忍耐地说,我告诉过你我很快就结婚了,我不能给你更多。裘丽现在就在楼上。你怎么可以这样不懂事。

    她什么也没说,手背在身后,定定地看着他,面容苍白异常。

    他像往常一样试图用拥抱来安抚她,于是揽过她来,可是,这一次,她的鲜血一滴滴地滑落到他的手臂上。粘稠而绝望的液体。

    他因为惊恐而睁大了眼睛。神情忽然柔软起来。

    她以为可以这样换来一段短暂的时光,哪怕是很短很短,以伤口愈合为期限,只要他对她说,小兰,我们回家吧。她想她会满足而快乐。但带给她伤害的30岁男人在把她送进医院的1小时后,就离开了。他说,小兰,我会来看你的,我会打电话给你的。我不会再逃避。

    可他从不兑现。他答应过给她的,不止这些。

    每一次换药,都是她独自去的。时间长了,医生开始带了怜悯的神色说,伊心肠老硬咯。

    她无言。

    记忆中,她与这个叫徐的男人之间所有的温情,似乎都需要她用自己最宝贵的去交换。

    比如,用贞洁交换他一夜的怜爱。再比如,用疼痛与鲜血换取他的拥抱与关怀。

    如此而已。

    那些海藻般纠缠的记忆,像是无情的石臼,将她的纯洁与善良彻底捣碎。

    而忘却与逃离,是如此痛苦的旅程。

    像是恶劣环境下疯狂攀缘的植物。无法停息。

    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头扎实地枕在阿同的肩上。慌忙地坐正,仍忍不住胆战心惊。

    仿佛一个人已经很久了,对男人的体温慢慢变得生涩。

    看看窗外,已到了离海防不远的小镇上。法式风格的私人小房挤满道路两旁,有的人蹲在家门口闲聊,姑娘们从楼上的窗口向外张望,眼睛乌黑雪亮,非常明艳的脸庞。硕大的铁皮水筒横在屋顶上,与它们一样醒目的是国旗,四处飘扬,红红的,有颗柠檬黄的星星印在中央。

    小男孩们吵闹地奔跑,然后消失。

    曾经有人形容越南是一支蚊子、混乱与殖民主义组成的装甲部队。一点没错。

    车上的客人绝大多数还在梦乡里。有的人嘴巴张得可以扔个乒乓球进去。还好,他们没看到我刚才的睡相。

    心里正暗自庆幸。

    你睡觉的时候,我发现你的手腕上有刀疤,而且是很深的两条。还有,你睡觉时眉毛纽在一起,不开心的样子。阿同说。

    默然。

    好啊,你怎么可以趁我睡觉时偷看我?

    呵呵。那你怎么趁睡觉的时候靠在我肩上?

    二

    an ocean of dead memory

    或者,死海记忆

    在海防有赌场的山顶,我看到的就是这片海。这个小国却有着绵长的海岸线。汹涌表面下,寂静深不可测。

    16岁时乘船从大连回上海。深夜,背着父亲独自跑上甲板,无边无际的黑暗。那时,忽然发现墨黑的海与死亡是有着某种成分的默契的。

    沉在海底的,都是死亡的记忆,弧度适当的头颅与尸骨,还有,漫漫的时光,因为缺氧而保存完好。

    那个19岁的女孩苦苦哀求,徐,我只要一段短暂的时光,哪怕很短很短,只想为你做些琐碎的事情,像有一个家一样。

    而男人风尘麻木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或者有过,在转身之后。

    他是那种没有车也要考个驾照的人,再艰难也宁可在虹桥买二手房的人,他不可能娶一个如她一般的女子。

    人情世故只有时间的流淌中才能划出清晰的界限来。而19岁的天真,如此脆弱无疾。

    吸完手中的烟,转身走进赌场,赌博与死亡在某些时刻是如此相象的东西,盅惑而性感,在一刹那里可以忘却生命与孤独。。

    我的富有的游客们竟然只是围在老虎机旁,时儿爆发的欢呼只是因为连续的10个美金。还有几个四处逛逛,筹码都不买。

    不过这才符合上海人精明谨慎的个性。即便他们是有钱人。

    赌场里冷冷清清,因为只是开给外国旅游团的,本地人不许进来。和上海几家卖丝绸与茶叶的枪店一样性质。

    照例买了50美金的筹码,在澳门带团时也是这么多,输光走人。

    在“大小”的桌子上,和阿同隔了台子面对面。心照不宣地跟着他下注,相信他是很聪明的男人。其他几个台湾人和鬼佬每次却硬是和我们唱反调。

    第一次、我50美金全部压上,几秒钟后变成100。第二次,我就把100全压上,还是赢。

    一直赢到第5次,场子里的主管忽然做了个手势--换发牌员。

    阿同起身就走,我却贪心地留在原地,准备自己出手。越南的赌场是有机关的,换发牌员就是信号,可我当时不知道。

    我看看这格,又觉得是那格。把筹码在手中丁零当啷地摆弄不停。

    新换上的发牌员不耐烦了,开始敲击桌面。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