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大乔小说网 www.dqxs.cc,退货将军看走眼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是夜,雪停月静,冬夜静谧如画。

    傅良辰将最后一针的绣线缝妥,贝齿轻轻咬断丝线,眉眼愉悦地打量这件玄色流云大氅。

    这件大氅她已经做了四个月,从里头内铺的狐毛和外头的玄锦外衣,领口的玄貂围脖,衣摆的银线流云绣款,都是她亲手所做,为的就是希望能赶在冬日时送给夫君穿上身。

    虽然此时送了,也只会换来他几句冷淡的嘲讽,但是她不会气馁,更不会放弃做好她身为妻子该做的事。

    “华年,将军和古姑娘的夜宵都送过去了吗?”她仔细折迭好了大氅,放进红木雕花大盒里。

    “都送过去了。”华年忍了忍,还是抱怨地道:“少夫人,您何必待那位古姑娘那么好?吃的喝的玩的用的,样样都比您自己用的还精致,这、这不是乱了套了吗?”

    “古姑娘是客,主人尽心招待客人是应该的。”她温和回道。

    “少夫人,她哪是客,明明就是”华年一踩脚,急了。

    “她现在还是客。”傅良辰脸上有着绝不容错认的坚定。

    华年哑然。

    “傻丫头。”一旁的杜鹃放下一盅煨好的银耳汤,提醒华年道:“少夫人的意思是,古姑娘只要一天名分未定,她就是客不是主,所以少夫人“招待”她也是应该的。”

    “原来如此。”华年终于会过意来,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奴婢还以为少夫人已经服软了,允那个女呃,那个古姑娘欺上头来呢!”

    “我会尽一切努力做好我该做的。”傅良辰眸光里闪动着斗志“我——是将军的妻子,我不能轻言放弃。”

    “少夫人这样想就对了!奴婢们支持您!”华年乐了。

    她反倒被这个冲动热情的丫鬟逗笑了,嘴角弯弯,心下极暖。“谢谢你们。”

    “少夫人大氅做好了,何不趁现在送给将军?”杜鹃也积极地提议。

    “现在”她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若有所思地摇摇头。“不,不能现在。”

    他说,最厌恶她的“心计”如果刚刚才送了夜宵给他和古瑶儿,现在又送去大寨,那么他心底必会认定她是巧言令色、妄挟小恩小义就想打动他。

    傅良辰眉眼间的舒然愉悦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黯然落寞。

    连对一个人好,都得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她不禁涩然地苦笑。

    果然因爱生怖、由爱生惧,先爱上的,注定输得丢盗弃甲、尸骨无存。

    就在此时,守在外门的小丫鬟突然急急地冲进来,欢天咨地嚷道:“少夫人,少夫人,大少爷大少爷来了!”

    傅良辰霍地站了起来,苍白的脸上涌现惊喜的红霞。

    “太好了,少夫人!”杜鹃和华年欢喜地看向她。

    “他在外厅吗?我、我现在看起来怎么样?”她羞怯又激动地慌了手脚。“脸色会很不好吗?是不是该搽些胭脂?不,不对,不能让将军久等我现在马上就出去!”

    杜鹃和华年忙替仅着一袭月白色绵缎袍子的少夫人披上袄子,一时忙乱得七手八脚。

    “少夫人,您别急,头发都还未棺呢!”

    因夜深待寝了,所以傅良辰一头黑鸦鸦的美丽长发只松松地绑了条长辫垂在身后,可是现在要再打散、梳顺、簪发,又得花上好一番功夫。

    “不了,不能让他等,万一他等不到我就走了”傅良辰心跳得好快好急,患得患失地低道。

    “那您也该先穿上鞋子呀!”华年心疼地看着她光luo小巧的赤足踩在冷冰冰的地上,赶紧屈身服侍她穿上绣花鞋。

    “谢谢,我得走了。”她努力深吸了一口气,强抑着喜悦之色“外头冷,你们都先在内室候着吧,我、我自己去便行了。”

    “是。”华年和杜鹃相觑一眼,不禁偷偷地笑了。

    好不容易大将军来了,她们这些丫鬟自然得好好躲一边去,免得打扰了少夫人和大将军难得的“夫妻恩爱”时光呀。

    傅良辰小碎步地奔向外厅,在看见那个高大身影时,双颊上的酡红更明显了。

    她屏着呼吸,小心地跨过门坎,悄然无声地踩在地上,像是唯恐惊破了这宛如美梦般的一刻。

    “夫君。”她那口气憋得太久,久到胸口隐隐生疼,却是痛得欢喜。

    萧翊人闻声回过头来,一双黑眸直直地盯着她。

    昏黄的宫灯烛光下,他的妻子纤秀清雅地静静伫立在雕花门前,雪白小巧的脸蛋彷佛更小了,月白色短袄长袍,更显得腰肢盈盈不堪一握。

    他神思微微恍惚了一下。

    以前,她就这么瘦弱吗?

    不,他记忆中那个傅家小妹粉团似的,软软小小的,脸蛋圆嫩如苹果,手也是小小的,掌背还有小小的涡,还被他取笑过有一双包子手。

    是几时,她变得这么清瘦得好似没有三两肉?

    他心口一闷,没来由地烦乱躁动了起来,大手本能地攥紧了又松,最后还是忍不住冲口而出:“你别以为把自己熬成这鬼样子,就能教我心软!”

    傅良辰一愣,脸上期盼的微笑顿时僵住了。

    话一出口,他立时就后悔了。

    他倔强地板着脸别过头去,仓卒地低吼道:“出来,我有话和你说。”转身就往外大步走去。

    傅良辰在原地做了几个深呼吸,才勉强咽下喉头苦涩的热团。她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默默举步跟了上去。

    他只在京城三个月,这三个月的辰光,真的够她挽回一切吗?

    这太漪楼是他们俩名义上的正院,可是萧翊人三年来却只进过一次,今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