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大乔小说网 www.dqxs.cc,绸缎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我不想成仙,蓬莱不是我的根。

    我只要地面,情愿做人的本分。

    又是月色下,桃林清影,琴声乍起。

    “葵,火是什么样子的?”

    “呃火么?是一种很热情的东西。”

    “是么?热情是不好的东西吗?不然母亲为什么总说院子里开着的花红的像火一样,给人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少君很喜欢院子里的血藤花呢。”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天真问题的少年只有转移话题这一途。

    “嗯。我喜欢。”孩子苍白的脸上展现难得一见的笑容“因为它是属于我这个天地的东西。”

    “少君”

    “少君,想不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少年坚决的握掌成拳,似乎下定了决心。

    “可以么?”孩子惊且喜的扬起笑脸“叔父会反对。”

    “可以的。少君为什么不能走出这里呢?你应该走到外面去。要知道,身为菊阳的皇子,你的领地可不仅仅只这一座云梦宫而已。你有权利去见见你未来的臣民。”

    “葵尚官,身为皇子近侍,却密谋绑架皇子出宫,经查属实,下令处死。”

    “葵!”

    孩子睁大了眼,明知道自己的喊声于事无补,但是不喊出来的话,只会郁结在心里成为比创口更深的痛,血色纠结成后来夜夜成魇的梦。潜意识里,却仍记得那个有着一双清亮眸子的少年抱起他“没关系的,少君,葵能为你做任何事情。哪怕会搭上自己的性命。”

    “你听到我说的话了么?”

    “卡——卡——西”

    鼬不悦的锁眉,从刚才开始跟在他身后的这个人就开始走神,眸子里还泛起清亮的水光,让人不得不怀疑这小子是不是有哭出来的冲动。

    “喂,你是想摔到山下去么?”

    眼看着他迷迷糊糊的走到另一边去,他终于看不下去的拉住他,他掌心的温热与他的冰凉贴合在一起,变成一种颇为怪异而又融洽的触感。

    “鼬?”卡卡西从童年不愉快的回忆中解脱出来“你的手很暖和。”

    “所以借你的手一用,凉快一下。”

    “吓?”卡卡西这才发觉自己的手不知何时落入他的掌握之中,他轻轻的挣扎,想要抽离,鼬却一反手握的更紧“我真的很热呢。卡卡西。”

    卡卡西略不自在的抬眼看他“我们两个都是男人。”

    “你觉得我会随便跑去抓女人的手么?”

    “”

    卡卡西犹豫了一下,眼跟前便是池见的王城千莲——时值正午,市集上人来人往,道路两旁一字儿排开各式货摊,酒屋旅馆,花坊歌苑拥挤在一处,一派繁华景象“完全不像是要打仗的样子呢。鼬。”

    “哼。”鼬不置可否的哼了声。

    ——这个人不是天才便是白痴,看起来虽然相当聪明,修为上也还能做到喜怒不形于色,但对于生活常识的认知却不是缺乏这两个字就能打发的。

    时下的各城之间的战争,已由初时的大战转化为局部或是暗杀式的刺探,毕竟战争对于国力的消耗十分巨大。

    可以说目前各城都在尽量避免与别城的正面战争,而将重心放在发展经济上。否则也不会有菊阳与池见的缔结盟约——虽然这个盟约在池见以出兵威胁菊阳交出卡卡西时几乎毁掉,但是卡卡西做为质子来到池见后,池见方面立刻照盟约所说的,将宇智波家族的某位与他年龄相仿的皇子作为交换的质子送抵菊阳,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两城的约定因了各自血亲的介入,反而将盟约由纸上互换到现实中来。

    但是,虽然是人人都心知肚明的事情,估计身边这个突然兴奋起来的小子是弄不明白的。

    “鼬,好多人”

    第一次看到这么多人,第一次将自己的脸暴露在阳光下,卡卡西就像个好奇的孩子——他此刻的表情与他一贯的冷静优雅,差别何止十万八千里。

    鼬被他的好心情带动的也心情大好,想要带他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是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并且不受理智控制的将这个想法转换成了现实,虽然回去少不了会有一番风波,但是卡卡西目不转睛的研究每一样东西的专注却让他的心里莫名的刺痛起来——这小子,究竟生长在怎样的环境中?

    “鼬”卡卡西挣脱他的手“她们在做什么?”

    顺着他指过去的方向,鼬看见沿街花坊的女孩子正在向这边飞着手绢——鼬别开头“你想喝酒么?”

    “酒?”

    卡卡西很快被他转移了注意力“我没喝过。”

    但是鼬二话不说的迈进就近的居酒屋,两个人在柔软的榻榻米上落坐——清酒,一碗一碗的斟起,鼬仰首,一碗一碗的消灭掉,瓷花小碗在他的手心摩挲着“喂,你真的不来一碗?”

    卡卡西先是迟疑,尔后摇摇头,鼬露出一抹孩子气的笑。

    “鼬,你醉了么?”

    “我不是没喝过酒的废人。”

    他为他斟满一碗“我一直在想,这个世界上还有人活的比我更不象话么?结果就遇见了你。”

    “鼬,”卡卡西学着他的样子将一碗酒悉数倒入口中,然后呛的咳起来,辛辣的酒意顺着喉管蔓延下去——混蛋!他想大骂,这酒真是辣的够可以。

    一抹红晕很快爬上他的脸“鼬,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两个时辰悠忽即逝。

    “疾风,你应该没问题吧?”

    不知火玄间盯着他,实在怀疑这小子今次还有没有力气挥刀——苍白的病容,一奔跑起来便止不住的喘气与咳嗽,实在让他有点担心。

    “呐还好。”

    说着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喂,我说,不行就取消这次任务吧。反正我只收了定金。”

    “男子汉大丈夫要说话算话。玄间哥哥。”

    “你还未成年好么?”玄间语带笑意“看见目标了吧?”

    两个人伏在酒屋对面的旅馆屋顶上向下看“是个很漂亮的人呐。”

    “他是男人。”玄间纠正他的措辞“况且那小鬼比你还苍白,哪里漂亮了?”

    “我下去了。”

    小小的身影飞掠下去,从窗子里直接翻了进去,玄间随后冲进来,眼前的景象却叫他一惊——鼬袖手立在一旁,疾风紧握着饮月,咳嗽不已,卡卡西的水镰在空中盘旋,护住他周身。

    见他进来,疾风止住喘息,刀锋下划做侧手式“玄间哥哥,这个哥哥不但长的漂亮,武器也很漂亮呢。”他的眸子里充满着小孩子的天真神气“还没自我介绍,在下月光疾风。身份是暗杀者。”

    玄间正满脸戒备的望着立在一旁的鼬,疾风的话让他哭笑不得起来——这笨蛋,明明是暗杀活动来着,哪有自报家门的。但也容不得他多想,因为疾风说完话后已扑了上去,虽然第一次接这种暗杀性质的任务,但是除去他的天真和坦诚不说,他的刀法和拼劲还是能让他成为一个好的刺客。鼬半眯着眼看向玄间“听说你们这种刺客在千莲有不少。那么杀了你们也就像是杀掉两只蚂蚁一样吧。”幽黑而深不可见底的眸子牢牢的盯住了他,玄间心头一阵轻颤,鼬的眸子周围赤红色的暗芒开始流动,一圈一圈旋转出妖异的神光,离合间玄间觉得自己的魂魄似乎已被这双美的不像真的般的眸子捉住了。

    卡卡西紧抿着唇,墨玉样的眸子神光流转,很快判断出形势:这个孩子,怎么看也不是个老练的刺客,难怪鼬能站在一边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

    饮月的银芒和水镰的莹光间迸发出的光芒耀眼而又脆弱,一触即散。

    玄间竭力挣脱开鼬的目光,握住一卷影遁书,叹了口气:“我承认这次接错了任务。不过身为刺客就要有这种觉悟。好歹,也要让你见识一下我最厉害的招式。”鼬浮起一抹冷冷的笑,那是猎豹在捉到猎物后惯见的嘲弄的笑容。

    疾风喘着气,笑起来“哥哥你真的好厉害。又漂亮又强。你叫什么名字?”

    “旗木卡卡西”卡卡西犹豫了一下,就算他知道对方是刺客也无法对这样小的孩子下杀手,会使用水镰完全是为了省心省力的自保。

    “卡卡西?”疾风的眸光凝住,好象在思索什么“原来姐姐早就知道了”

    他突然将饮月插回鞘中,空着的左手上变魔术般的出现一卷散魂书“对不起,哥哥,太晚回去的话姐姐会担心呢。”

    水镰知机的飞过来阻住他的去路,但是疾风握住卷轴,一面闪避着水镰的攻击,一面结印,与此同时的,玄间的影遁书也作用起来,两个人化做两道淡烟似的影子,然后消失在酒屋,刚才的打斗就像没有发生过。

    “鼬”卡卡西转头看向他,意外的看见他不甘心的表情“什么啊,最厉害的一招居然就是逃命么?”

    卡卡西忍住笑“我们也该回去了呢。”

    一个刺客事件并未让他的心情变坏——毕竟在今天,他终于体验到了自由的味道。

    离尘索居在夜色下显得清冷寂静,侍女们大都在掌灯时分便各自休息,所以陪着鼬熬夜,也成了卡卡西的工作之一。

    回到离尘索居之后,鼬像往常一般坐在走廊上沉思,卡卡西静静的坐在另一边——星星的光芒被月色完全的遮盖住,星光始终是难以同满月时的月色争辉的。

    鼬微微侧身,看向卡卡西,月光下他的头发笼罩在淡淡银晖中,俊美如玉雕样的脸上带着温柔而又忧郁的表情“卡卡西,对于你而言,我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对于我?”卡卡西讶然,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好象在很久以前,他也曾问过某人一模一样的问题。

    “母亲,这个面具有种很难闻的味道。”小小的孩子用一种无辜又清澈的目光看着青衣白裙的妇人,软软的童音溢出孩子独有的水嫩。

    “嗯,难为你了呢。卡卡西,但是这也是不得已的事啊。”妇人轻轻拿起面具,试着将它蒙在脸上,被内里散发出来的漆味呛住“如果可能的话,妈妈宁愿自己戴着它,也不愿意你难过。”

    “我知道。”小小的脸上浮现出不相称的沉默来“母亲,从这里能看到外面院子里的的花呢。开的真美呀。那颜色,是叫做红色吧?像火一样的颜色?母亲,我一直想知道,对于你而言,我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喜悦、悲哀、还是根本就没有意义?”他喃喃自语样的吐出这些字眼,眼中一片迷惘的神色。

    “卡卡西,你一定在心里埋怨妈妈吧?”

    妇人的眼波朦胧,眉稍眼角,悲哀像浓雾般无法释然“妈妈对不起你。不负责任的生下你,却要你负起你不该承担的重任。”她紧紧抱住他,孩子将头埋进母亲怀里,一动不动的任月影移开,黑暗罪业般的吞没云梦宫。

    然而黑不见五指的意识,突然被一道火光劈开,鼬黑袍上翻飞的红云,在一刹那间,照亮他身处的黑暗世界。

    据说一刹那是一念,二十念才是一瞬间。可是涤尘殿与鼬相遇的那一瞬间,尽管弹指即逝,却在脑海里扯成一场顽强的拉锯战——从来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之外,还有一个像鼬这样的少年,他轻易撕裂开黑暗,把遥不可及的火焰送到他的眼前。

    “鼬,之于我而言”卡卡西顿住,两人目光交会,卡卡西的眼神清亮明澈,在如水的月华下竟有一种朦胧的媚惑力,微妙的感觉如激流般的在两个人四肢百骸间流窜,一时无言。

    “月色真具有蛊惑力呢。卡卡西。”鼬突然起身,打破沉默气氛,卡卡西轻舒了口气,刚才与他注视时,心头竟掠过某种他想也不愿去想的感觉——他自嘲似的笑笑。

    鼬并未回房。一夜,天外降霜。

    云梦宫的大泽殿内,女子手挚花枝,罗裙素衣,身披着纱样的锦云肩,系分飞结,盘玲珑扣,飘带轻舞,神采飞扬。

    “你总算回来了呢。带土。我以为你会跟着卡卡西跟到天荒地老。”

    明显的戏谑语气让带土锁眉“我不以为您开的是个好玩笑。”

    “您么?用词真是疏离。我好歹也是你发誓要效忠一辈子的少君的师父。就这点而言,你不应该对我这么满怀敌意吧?”

    “哼!谁知道。你这个”在对方挑眉之前他将女人或是怪物等字眼灵活的收了回去“你这个老师会想些什么只有少君才知道吧。”

    “想叫他的名字就光明正大的叫不好么?我不会嘲笑你的。”——才怪。带土忿忿的转过身去“没想到一回来就遇见你。纲手大人,你究竟想要我做什么呢?我可忙的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