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大乔小说网 www.dqxs.cc,1397681287csq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序

    我叫瑾霜,我跟所有打工的女孩一样,一毕业就颠沛流离,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这期间遇到了很多人,也发生许许多多不为人知的故事。

    壹李雅(一)

    “今天天气真tamd热啊,我还要出来打工,我的命真苦啊!”只见一个拖着密码箱,气喘嘘嘘的高挑女孩抱怨着。

    “我来帮你吧!”一个和蔼的男生对他伸出援手,他笑起来有两个酒窝,非常好看。

    “好啊!”女孩子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哇塞,我今天运气真好,槿霜我跟你说,今天我进来的时候遇到个大帅哥帮我拿行李呢!

    “瞧你乐的,还好意思说,也不帮一下我,我都累死了!”一个短发女孩抱怨着。

    我李雅上辈子肯定做了太多的好事,危急时刻就会有白马王子出现,不过呢?这个白马王子对这个厂那么熟悉,肯定是干部了,嘻嘻李雅(二)

    今天天气还不错,我得屁颠屁颠跑去上班了。

    “大家站好!今天我们线上来了两个新员工,请大家欢迎!”顿时底下掌声一片。

    咦,帮我的白马王子怎么是线长啊?那么年轻的线长,郁闷,我还以为是班长呢?

    “下面,请你们自我介绍一下!”

    晕死,又不是去学校上课,还要自我介绍,我扯扯槿霜的衣服,示意她先,她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最终还是不紧不慢的介绍起自己来。

    “大家好,我叫瑾霜,我跟她都是来自安徽的,希望以后我能够和你们一样为这条线贡献出自己的力量,谢谢大家!”

    底下又是掌声一片,干嘛说那么好,搞得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了,轮到我了,mygod!

    “大大家好,我叫李雅”我只有那么多话了,可底下的员工还在看着我,仿佛期待有下文。

    这时,线长回头了,还冲我笑笑“是你啊!以后要做好自己的事哦!”这时,我看见员工们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后来,我知道,线长叫林潇,很符合他本人气质的一个名字。

    李雅(三)

    我是负责质检的,不能有任何差错的,可是老天似乎跟我过意不去,那天,我漏掉了一个严重的不良,左喇叭无声,当时股长来到我身边的时候我就懵了,她对我是一阵破口大骂,记得最清楚的一句话是:“像你这种人,我们厂怎么会要你?”

    我当时就火了,你以为这是怎么好厂啊!可是眼泪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掉了下来,这时候线长来了,他把我拉到一边,说什么我是新来的,所以技术有点生疏,还说什么他会负责任,反正说了一大推,总之把股长打发走了。

    他慢慢来到我的身边,教我如何测试,他离我是那样的近,我能清楚的闻到他厂服上谈谈的肥皂香。我知道他有两件厂服,他总是把它们洗的很干净,不像别的线的线长衣服脏兮兮的。

    “明白了吗?”

    “额,明白了。”我顿时从遐想中走出来。

    晚上,因为我的原因,大家要留下来从检,我真是对不起大家啊。

    好不容易从检完,我准备走,却看见他还不走,于是我就愣在那里看着他。

    “不走吗?”他问我。

    “谢谢你,线长,谢谢你今天帮我说话!”我的声音有些颤抖。

    “哦,没事,我们一起走吧!”他看起来有些累。

    “好”

    “对了,下班了就不要叫我线长了,好像我很老似的,叫我林潇吧!”他又朝我笑笑。

    “林潇”这个名字纠结了我那么多年,现在想想我究竟在期待些什么呢?

    李雅(四)

    后来我们经常一起走,因为他经常是一个人,看到他落魄的样子,我的心突然很疼。

    有一天,也是我们并肩在走,可是那天下着雨,所以我们是奔跑的,他把厂服脱下来盖住了我们的头,就这样一直跑,一直跑,似乎没有尽头,于是很自然的发生了一些事,那晚我没有回宿舍,当他的唇靠近我的时候,我发现我的身体在颤抖,他说:“李雅,我爱你,第一次帮你拎密码箱的时候就不可救药的爱上你了。”而我颤抖的发不出声音,但我坚信,我也爱着他。

    后来,在线上,他总是有意无意的来接近我,比如说要指点我测试,然后借机搂住我的腰,我只能掐一下他,因为我怕别人看见,我和他那样的肆无忌惮,惹来了许多的流言蜚语。

    一天,槿霜突然问我“你们是不是在一起了?”

    我没必要隐瞒她,因为她是我最好的姐妹。

    我说是,我跟他是在一起。

    “你没听说他已经结婚了吗?你这样子会毁了自己!”她很激动。

    结婚又怎么样?他说他爱的是我,这样就够了,就够了。

    李雅(五)

    那时的我真的很天真,什么都不懂,可是我发现我怀孕了,我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他听到不知道会怎么样?

    “林潇,我”

    “你来了,坐,我有话跟你说。”他打断我的话。

    “恩,说吧,我也有话跟你说!”

    “我们分手吧!我是有家室的人,对不起!”

    “额,没事,祝你幸福!”

    “你不是有话跟我说吗?”他抱歉的看着我。

    “哦,没有了,我跟你开玩笑的。”

    后来,我离开了那个地方,因为我知道我要学会忘记,开始我的新生活了,走的时候,槿霜和叶子都来送我,叶子是在另一条线上上班,听说我要走,专门跑过来送我。

    走的时候,我只对她们说:“有些时候,明明知道不可能,却还是飞蛾扑火般奋不顾身!”

    贰叶子(一)

    今天,我去送我的姐妹,李雅,她们都说她很傻,可是我不这样认为,我觉得她能够勇敢去爱一个人,然后等对方先放手,这样子难道不值得敬佩吗?

    “叶子,听说我们线上要换班长了。”乐微染有些欣喜的对我说。

    她这么高兴也不是没有原因,因为我们现在的班长特别的严厉,整一个母夜叉,其实我也挺开心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第二天果然跟了微染说的一样,换了新班长,新来的班长也是个女的,看起来挺年轻的比我们大不了多少,我看到我们线上的男员工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然后线长对我们说“这是从29线调来的新班长,她叫沐凡,以后大家要互相配合。”

    “沐凡,多么熟悉的名字。”只是那个短发的少年如今已变得娇媚了。

    上班的时候,乐微染小声的对我说:“她长得真好看,总感觉跟别人不一样!”我白了她一眼“干活吧你!”

    下班了,我正准备走,却被一双手牵住,一回头看见了那熟悉的眸子“叶子,你不记得我了么?”

    她只说一句,却让我想起了我永远不愿想起的过去。

    半年前,我因为跟家里赌气,跑到酒吧喝酒,酒吧里形形色色,什么人都有,可我并没有感到害怕,后来我有点醉了,有一个长的挺好看的人来到了我的身边,她说:“你真美,不过你不该来这种地方!”我没看错的话,她应该是个女孩子,可是她留着男孩子的发型,说话语气也像男孩子,奇怪了,这人好奇怪。

    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全身赤裸的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那个奇怪的人坐在那里抽烟,她穿着一件条纹背心,很瘦。她看见我醒了,就说:“我叫沐凡,你呢?”

    “叶子!”我淡淡的吐出几个字,然后叫她出去,我迅速穿好衣服,快速逃离那个鬼地方,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敢一个人去酒吧了。

    更让我郁闷的是我的第一次给了一个陌生人,还是个女的。可是“沐凡”这个名字我又怎么能忘记。

    她一听我不回答,急了“叶子,你知不知道我找你多久?我知道,那天,对不起!”

    我只说了一句:“滚!”我觉得眼前这个人好脏,还有我自己也好脏。

    叶子(二)

    后来,她处处关心我,搞得线上的人总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可她不在乎照样跟我吃饭、下班都一起,而这样子冷落了乐微染,这让我有些过意不去。

    有一天,微染突然问我:“你跟她是什么关系?她怎么对你那么好,帮你顶工位,帮你请假,还买那么多东西给你?”

    我一时语塞,只好说:“我们只是很好的朋友!”

    她突然变得很激动:“她喜欢你对不对?为什么啊?她就不能喜欢一下我?”

    我一下就明白过来了,原来微染第一天夸她的原因是喜欢她,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吧。

    她气得跑走了,我还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也许是要想清楚了,不然只会伤害更多的人。

    第二天,我来到线上,看到那些员工七嘴八舌在说什么?

    “听说咱们的沐班长是同性恋呢?真恶心。。不知道做那个是怎么做的,她是做公还是母啊?”

    我听到这里,突然觉得这些人的心比她不知道要肮脏多少倍?

    “上班了,你们在干什么?”是沐凡的声音。

    我看到她的眼神红红的,像是哭过,不知为什么心疼了一下。

    下班后,我跟她一起走,我不在乎那些异样的目光,因为她也是个女孩子,也需要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就算假装的那样坚强。

    “你都听到了?”她的声音有些黯然。

    “恩!”

    “不好意思,连累你了,都怪我跟你走的太近,才让他们那样子说!”她满怀抱歉。

    “没事!”我拍了拍她的肩膀。

    从那天起,我发现自己不再讨厌她了,看到她失落的样子,我的心会莫名的不安。

    叶子(三)

    可是谣言越来越厉害,因为我们这个厂的不良分子特别多,他们总想找点新闻当乐子。

    我曾经想再也不要遇见那个人却还是无可救药的遇见了,可是遇见是一种错误吗?

    我每天都生活在谣言的唾骂中,他们骂我:“变态,垃圾,喜欢不男不女的怪物等。”

    那天,她来找我,她的眼神有些哀伤:“叶子,我们离开这里好吗?找一个没人认识,没人怪我们的地方,好吗?”

    我当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他们全都说错了,我并不爱眼前这个人,纵使她拿走了我的身子,因为我是个直人。

    她看我不说话,忽然明白了什么?慢慢的离开的房间,那么颓废,像是一点力气也没有。

    那天,天气异常的阴,好像在等待一场大雨的降临。

    乐微染气冲冲的跑来找我,然后就给了一巴掌。她连哭带骂跟我说沐凡出事了。

    沐凡怎么会出事呢?我一直不敢相信这个事实,我怀疑是微染把我打傻了,她说:“你为什么要拒绝她,你知不知道她已经死了”

    死,多么残忍的字,我不知道是因为我的拒绝,还是厂里的流言蜚语,总之事实就是,沐凡死了,那天,果真下起了瓢泼大雨,把六楼下的血迹冲刷的很干净,只有我知道那是老天在哭泣。

    叶子(四)

    我一直想不明白,她怎么就那样子走了,她不知道我一个人很孤单吗?不是说好了要找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重新生活吗?现在我答应了,你出现好不好,我再也不要不敢面对自己的感情了。

    三个月后,我又一个人来到酒吧喝酒,看到了一个人,头发短短的,是栗色的,左耳带着一个漂亮的耳钉,笑起来很好看,我喝的很醉了,她突然来到我的身边,跟我说:“你真美,不过你不该来这种地方!”

    我轻笑:“沐凡!”

    叁乐微染(一)

    tamd,叶子真不是东西,沐凡对她那么好,她居然那样对她,沐凡是被她害死的,我也那么喜欢沐凡啊!

    我第一次见到沐凡就觉得她不一样,那天她只化了谈谈的妆,头发是栗色的很好看,不是很长,左耳上带着一颗明晃晃的耳钉,那时候我就更叶子说,她不一样。

    后来,她们在一起了,我的心真的好痛,沐凡对她太好了,买东西给她,帮她打饭可是叶子还是拒绝了她,叶子她怎么可以这样,那天我看见她傻傻的站在六楼,我跟她说话,她不理我,我知道她是在等一个人,在等一个叫叶子的女孩,可是那个叫叶子的女孩终究没有来,我就看着她从高处坠落,像只获得自由的小鸟,张开翅膀。我给了叶子一巴掌,因为我希望她能够知道她的心里到底爱不爱那个人,那个或许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