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大乔小说网 www.dqxs.cc,蔡嘉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1、穿红色外套的女孩

    ——在下雨天里,很容易让董滔想起第一次见施小乔的情景。

    那是一个多雨的季节,到处弥漫着令人窒息的潮湿。那天董滔像往常一样在办公室里工作到深夜。外面下着大雨,突然一阵电话铃声打破了深夜的宁静,也打断了他的工作。董滔心不在焉的拿起话筒。

    “喂?”

    没有人回应,只听见哗哗的下雨声,声音很大,像自己就站在大雨中一样。董滔很纳闷,正想放下话筒,却传来一把女人的声音。

    “喂?你好!是董医生吗?”女人的声音感觉说得很吃力,也许是因为受到雨声的影响。

    “我是,请问有什么事呢?”

    “我想跟你合作。”

    “哦?是怎么样的合作呢?”董滔感觉有点奇怪地问。

    “我给你提供一个很有研究价值的项目,但是你先要满足我提出的一点要求。”

    “哦?”董滔觉得莫明其妙。

    “我就在你办公室外面的电话亭里,现在雨下得很大,我没有带伞,你能来接我吗?我们面谈。”

    “哦?是吗?好吧!”董滔听着女孩子吃力的话语,心里有着莫明的好奇。

    他记得在办公室里有一把雨伞的,但是放在哪里呢?一时记不起来,找了好一会儿才发现就放在门口边。当他急急忙忙地打开门时迎面已站着一个穿红色外套全身湿透的女孩子,雨水正顺着长发流成一条条小河,脸色苍白吓人,脸蛋消瘦,下巴很尖,眼睛显得异常的大。身子在红色的外套里不停地抖动。

    董滔招呼着女孩子坐下,问她要不要喝水,她说要。

    给她倒来一杯热水,女孩子接过,像在冬天一样,紧握着取暖。发现董滔看着她的举动,有点不好意思,笑了笑,很浅。说:

    “不好意思,这么晚来打扰,本想在电话里说,可是雨下得太了大,声音嘈杂,我怕你听不清楚,我又看到你的办公室还亮着灯,所以”

    “哦!没关系,我一般工作到很晚,不过,外面下那么大的雨,你还过来,我确实有点惊诧。”董滔也笑了,很干净。

    “我明白你工作很忙,可是我”女孩子也许有点紧张,身子往前一倾,杯子里的水,洒落了几滴。

    董滔很理解的含笑说:

    “放松点,我现在很有时间,你可以慢慢说。”

    女孩子看到他的笑容,马上又往后靠,背靠在椅背上,放松了许多。然后甜甜的、浅浅的笑了。

    果然是一位出色的心理医生,更是人体脑部记忆研究专家,董滔胸有成竹的等待着女孩子进入正题。

    女孩子看着手中杯子里的水,蒸汽在慢慢从边缘上散开。忽然,她抬起头,看着漆黑的窗外,大雨拍打着玻璃,她的眼睛黑白分明,像画在白纸上似的,缺乏了一点神采。

    “董医生,如果一个人失忆了会怎么样?”

    “哦?”董滔有点惊诧,不过专业知识使他马上回复平静,露出和悦的笑。“如果一个人失去记忆,脑袋就像一张白纸一样,就如回到刚刚出生的时候。”

    “如果是局部性失忆呢?”

    “一般情况下,人体脑部不会局部性的失去记忆,除非在外物强力的撞击下又或者极度悲伤的打击之后出现异常。不过大部份人还是会有复原的机会。”

    “这些我都知道,今晚我在电视上看到你的专访。你在上面都说得很明白。所以我才这么晚来找你的。”

    “哦?”

    “我想,如果人类可以能控制记忆的保存和删除,是不是会过得更快乐些呢?”

    “哦?人类自我控制记忆?”

    “嗯。假如某些时候的某些记忆我们不想记起,甚至想起会很伤心,就如某些伤害,我们就统统把它删掉,从此就不会再有令我们伤心流泪的事情了,没有伤心就只有快乐,那不是很好吗?”

    女孩子像在自言自语,董滔定定的看着她,仿佛想看穿她的脑袋,看看到底有什么东西让她有这样的想法。

    她继续说着:

    “我知道你在这方面是权威,我想跟你合作,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你,让你来研究,我愿意做你的实验品,你大可以用我来做研究。”

    “不,小姐,在研究还没成功之前,是不能用人来作实验的。”

    “没关系,是我自愿的。”

    “不行,这个绝不可行。虽然你提出的研究项目的确很好,我也相信,如果人类能选择性的对记忆作出去留行为是非常好的,不过。”董滔有点语塞了,因为女孩子那双大眼睛正用请求的目光紧紧的盯着他。

    董滔也不明白这个时候面对着一个陌生的女孩子,他为什么会这样子,也许这个确实是个很好的想法,也许他从女孩子的眼光里看不出什么,又很想去探究什么吧!

    董滔只好说:“好吧!小姐,我要仔细想想再回复你。”

    “真的?你会采纳我的提意?”女孩子有点兴奋,又有点激动,伸出右手想握他的手,但突然又觉得不好意思,手搁在半空,不知道放在哪里好,只好收回拔了一下贴在前额上的留海。

    这一瞬间,董滔看到一道深深的疤痕像一条赤红的蜈蚣爬在她的右眉毛上方的前额上,像一个面目狰狞的恶魔在盯着这个人间,随时要发动一场世纪大灾难似的。

    女孩子看到董滔的眼瞳盯着自己的额头从小变大,然后露出惊讶的神色,马上意识到自己的举动引起了他的注意,尴尬而慌张的站起就往门口走去。

    “对不起,我得走了,希望你能尽快的回复我。”

    “哎,小姐,外面还下着大雨,你就先别”董滔还没说完,只见她已经走到门口了。

    “不,我要走了。”

    “哎,你带上这把雨伞吧!”董滔拿起刚才那把雨伞追上去。

    “不用了,谢谢!”女孩子已经冲进雨帘里。

    “哎,我忘了问你叫什么名字了,到时我怎样跟你联系呢?”董滔对着雨中的红色影子喊。

    “我叫施小乔,过两天我会再来的。”女孩子的声音从雨中传来,有点模糊。但是“施小乔”三个字,董滔听得很清楚。

    回到屋里,董滔回想起刚才那个叫施小乔的女孩子,她那双特别大的眼睛,从她的提意中,仿佛传出一些不为人知的故事,让他生出一股莫名的、强烈的好奇,很想从她的眼睛里读到那些要陪上生命危险也要忘记或者说删除的记忆。他相信,在那些记忆没出现之前那双大眼睛一定是闪动着健康、灵动、闪亮的光彩。还有,那一道让她惊惶失措的疤痕。

    外面的雨像倾泻的瀑布,在夜色中眨着红光。

    2、样子长得越来越像妈妈

    施小乔走进浴室,脱下湿淋淋的红外套,抬头看镜子,吓了一跳。红色的外套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脱色脱得那么利害,白色的t恤衫由上而下从深红色向白色过渡,圆领附近还有明显的渲染痕迹。乍看像是脖子流的血染红的。

    妈妈拿着剪刀向她走过来,发疯似的抓起她的发头就剪。妈妈真的疯了,无论她怎样求侥,妈妈都听不见,一边挥着剪刀一边反复地说着:“我要你长,要你长”

    妈妈是一个美丽的女子,她手很巧会做好多好多漂亮衣服,有纯棉的、有丝绸的、有羊毛的、有皮革的,几乎只有一个色调——红色。穿着红色轻纱连衣裙,及腰的长发像瀑布一样披散在后背,好漂亮!赤着脚在木地板上走来走去的妈妈是施小乔最深的印象。妈妈像天使一样美,这个时候施小乔最渴望走近她,把她的头发拂在自己的脸蛋上。但是妈妈从来不许她接近。

    有时候,妈妈很安静,她喜欢坐在阳台上想心事。想那个曾经说过喜欢她的长发的男人。

    施小乔把红色外套和t恤衫一起丢进垃圾桶,然后点燃。她第六次发誓不再穿红色的衣服。

    坐在梳妆台前,头发湿乱的搭在肩膀上,梳子从头顶往下拉,头发与梳子较力,发出“嗖嗖”的声音,像在呻吟。每一下梳到厚厚的留海时,那条赤红的疤痕就会露出狰狞的嘴脸。施小乔的手在半空中抖动,她看到妈妈的剪刀在眼前挥动,她在哭声中求侥:妈妈不要,妈妈不要,我是小乔,我是小乔。

    对一些不愉快的记忆有两种处理方法:要不彻底忘却,要不欣然接受。施小乔无法忘记妈妈那把长长的头发和那双孤寂的眼睛。甚至每个晚上都会梦见妈妈。她尝试接受,她留长头,穿红色衣服,有时候看到这样的自己还以为是妈妈,她长得越来越像妈妈了。

    当她发现那两种方法都解决不了她的问题时,从电视里看到董滔的访问,她马上意识到,只有他才能帮到自己。

    他会见自己是施小乔意料中的事,看他走出电视,去除了那份区紧和严肃,更多的感觉是似曾相识。

    3、万宝路与红色皮革半躺沙发床

    第三天,施小乔打通董滔的电话,她在挂电话的瞬间笑了。诡异的笑容。

    见面地点还是董滔的办公室,他招呼着施小乔坐下。他今天穿着一件粉红色的衬衫,没有打领带,领带放在办公桌的右上角——暗红圆点的款式。

    董滔注意到施小乔盯着自己脱下的领带,憨憨地笑:

    “同色系的搭配看起来比较顺眼。”

    “看起来顺眼”妈妈也常常说施小乔的长发好看,但是又会突然觉得很不顺眼就乱抓乱扯它们。那个时候,施小乔就知道那个男人又来过找妈妈了。

    “施小姐?”董滔看着走神的施小乔。

    “喊我小乔吧!”

    “哦!小乔!”

    对,就是这个声音在那个深夜里,躲在妈妈的房间门口听到那个男人也是这么提起她的名字。那声音混厚而低沉,像一块磁铁吸引着施小乔。然后,传出妈妈揭斯底里的尖叫。跟着一阵混乱的声音,有走动的声音,有推翻桌椅的声音,有砸碎东西的声音,有妈妈哭泣的声音。施小乔惊慌的倦缩在门后抽泣。

    “我可以抽烟吗?”她回过神来对董滔似笑非笑地问。

    “可以。”他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半透明的玻璃烟灰缸。

    施小乔从挂包的最外格拿出一包万宝路,然后把掏出的第一支递给董滔问:

    “抽吗?”

    “谢谢!”董滔摆摆手。

    “听说这个牌子的烟致癌物质含量最多。是不是真的董医生?”

    “是有过相关的报道。”

    “哦?那为什么你不抽?”施小乔深吸了一口,然后向着他吐出长长的烟雾。“你应该更明白我们吐出的烟雾同样严重损害人体。与其被别人无辜害死,不如自己吸了再吐出,反而可以先享受一翻。”

    “明知是错的为什么还要做?”董滔看着眼前的女孩子,感觉与第一次见的那个完全是两个人。

    “有些事情在你还没来这个世界之前已经是错的了,无论你怎样努力都无法改变,只能继续错下去,这个就是宿命。”施小乔身子往前挪了一下,黑白分明的眼睛瞪着董滔,眼神里充斥着冷漠、傲慢和挑衅。

    “小乔,我觉得你上次提出的想法不一定能彻底解决心理问题,我认为有计划和针对性的多步治疗会更有效。”

    “哦?你很有把握吗?董医生?”施小乔再次挑战似地提问。

    “有。首先我要对你进行催眠,我要了解一些事情。”只见董滔边说边走进房子另一边,右手拉了拉施小乔的胳膊,示意她躺在那张红色皮革半躺沙发床上。

    施小乔一看到那张床眼前马上冒起红晕。妈妈的床是红色的,被子、枕头都是红色的。妈妈从来不准她上她的床,哪怕走近也不行,妈妈会突然抽着她的头发往门外拉,无论她脸庞因为疼痛而变得扭曲,妈妈也不会放手。

    施小乔慌乱地拨开他的手,眼框马上噙满泪水大声尖叫:

    “我不要,我不要,你走开,你走开妈妈我不敢了我下次不敢了”

    “小乔小乔没事的,我是董医生,你妈妈不在这里,放心吧!她不在。”董滔一手抱紧她,希望让她冷静下来,让她回到现实中来。

    慢慢地,施小乔好像意识到自己不在恶梦里,另一个人的体温正慢慢地传送到自己的身体来。董滔看施小乔不哭了,眼泪缀在消瘦的脸颊上欲缀还留,伸出手来为她擦拭。不经意地拔了一下她的留海。那条赤红的疤痕赫然在目。

    他的瞳孔由于受所视物刺激而条件反射地扩张,施小乔立刻意识到什么。她马上推开董滔的手,挣开他的怀抱,捡起掉在地板上的挂包就往门外跑去。

    董滔在后面追:

    “小乔你要去哪里?”

    “我有事,我要走了。”施小乔头也不回走出门口。

    “我们可以再见吗?”董滔追出门口,施小乔已经走到街道的拐弯处了。

    董滔走回办公室,沮丧和疑惑冲斥着他,他想,这个女孩子又是这样急匆匆的、慌张的离开。离开的原因也许就是她的病根。从医几年还是头一次碰到病情这么重的病人,而且还是一个这么年轻的女孩子。她的前半生是怎样地过来的呢?

    4、妈妈的笑容像小蝌蚪在水里打圈圈

    施小乔回到家里,不停地抽烟,一根一根地抽。她想迅速地把自己麻醉,或者把自己杀死。

    她一边流泪,一边拿起水果刀在自己的手掌心上划下深深的一道痕。痛,撕心的痛。痛就好,越痛越好,她在惩罚自己,也在提醒自己。她这次的行动失败了。

    在疼痛的时候,施小乔有时候会看到妈妈在对着自己笑。她的笑很恬静,像小蝌蚪在水里打圈圈。

    小蝌蚪没长出后腿之前是最可爱的,光秃秃的身子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尾巴一抖动就游走了。它们有时候会一群一群的在水面上游来游去,有时候又会一圈一圈地游,池塘就像一个巨大的游乐场。

    后来她用瓶子偷偷的带了一条回家,藏在床底下。等妈妈入睡以后,她就把它放到窗台上,月光很亮可以清楚的看到它在玻璃瓶里打着圈子,很可爱。这个时候是施小乔最快乐回忆。她以为小蝌蚪可以一直陪着她,直到她和妈妈都老死。可有一个晚上,她突然发现小蝌蚪在圆嘟嘟的身子上长出两条腿,两条累赘的、狰狞的、不应该存在的肉条。她发疯地把瓶子里的水倒空,小蝌蚪在木地板上发抖、抽畜。她一手把两条腿拨掉,小蝌蚪的血肉模糊地黏在她的手指上。小蝌蚪的腿拔掉了,也把它撕成了两半。

    看着红红的黏糊糊的腥腥的手指,她眯缝着眼睛笑了,笑容诡异,两行苦涩的泪水涌出眼眶。

    她的电话又响起。没有接,她知道打电话的一定不是朋友,她没有朋友。

    一直以来,那间两层高的小骑楼就只有她和妈妈,那个男人偶尔来一下,除此之外就没有人来过。因此她不但是妈妈的女儿,还是妈妈的朋友。很多时候她这个朋友又充当了妈妈的泄愤对象。所以,施小乔从一开始就害怕朋友,她认为做朋友意味着头破血流。

    作为妈妈的女儿,她会教她认字,画画,算数。但从不教她做衣服。而作为妈妈的唯一的朋友,妈妈有时候会跟她讲她的童年,她的爱情,还有她的男人。很多时候妈妈会一边说一边笑一边哭。特别讲到她的男人,妈妈就不能自控地失声恸哭,说不下去。还是小孩子的施小乔听不懂妈妈的话,更不能给妈妈任何的安慰和鼓励。她只会陪着妈妈抽抽搭搭地哭到天亮。

    有时候,施小乔会想跟着那个男人离开小楼,可一看到妈妈孤寂的背影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她不能丢下一个比自己还要可怜和脆弱的人,她答应过妈妈会一直陪在她身边,直到永远。

    5、站在来车的疾风里最凉快

    施小乔回董滔的电话,约了他第二天晚上十点半在澳汀咖啡馆里见面。

    这家咖啡店里永远凝漫着浓烈的蓝山味道,每当走进里面就好像一块陷落热咖啡中的方糖。方糖越下越多,最后成了苦味难咽。

    当离别曲奏起时,董滔已经喝下第三杯蓝山了。虽然他心里很清楚,咖啡喝多了不好,特别在晚上。不知道为什么,他在这一刻不想想太多。做人过于理智有时候不见得是好事,特别是面对着一个脆弱得像滴在地上的水珠一样的女孩子。

    第四杯蓝山送上来的时候,董滔看到施小乔微笑着向他的方向走来,她的笑是那么的恬静。

    今晚施小乔特意穿了一身白色轻纱吊带连衣裙,长长的黑发披散在两肩膀上,肩膀消瘦,皮肤白皙迷人。

    董滔忍不住温情脉脉的说:

    “你今晚好漂亮!白色裙子很适合你。”

    “谢谢!你的话很象那个售货员。”施小乔轻轻地坐在他的对面,服务员马上向她走来。她也要了一杯蓝山。

    董滔马上好奇的问:

    “你也喜欢喝蓝山?”

    “这店子最有名的是蓝山,除了它别无选择。”施小乔悠然不迫地说。

    “就像抽万宝路一样?”董滔再问。

    “不,是像死亡一样,别无选择,你和我都逃不掉。”施小乔把头奏近董滔,眼睛盯着他,声音冷冷的有一股寒气逼近。

    “人虽然逃不过死亡,但是可以选择怎样活着。就如你的皮肤那么白皙,无论穿白色还是红色的衣服一样好看。”董滔回看着她,直言不讳。

    妈妈的皮肤也是白皙细腻,在她安静地坐在阳台的时候,施小乔总以为那只是一尊穿着红色衣服的大理石雕塑。那个男人曾经说过,妈妈穿红色衣服很好看,因为她的皮肤很白皙,像天空中飘过的云朵。从此妈妈时常看着天空的云发呆,那个男人的笑脸会在天空中浮现。

    施小乔看了看自己的左手,疼痛在提醒着她,她回过神笑了笑,没有回应董滔的话。

    红蜡烛在玻璃杯里闪动着红色的火星。施小乔凝神注视着烛光的样子就像一株夜里绽放的白莲花。董滔想着。似乎把来时的目的给忘掉了。

    突然施小乔端起杯子送到自己的嘴边,眼帘垂落,轻轻地问,像水面上不经意的涟漪。

    “董医生,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合作?”

    这一问,提醒了董滔,他把身子拉近桌子说:

    “随时都行,但是我必须先了解你过去的记忆,才能有选择地去删除,对不对?”

    “果然是赫赫有名的心理专家,说得很有道理。但是”施小乔有点迟疑。眼睛转向抖动中的烛光。

    “如果这方面有困难的话,我想我们的合作很难进行。”

    “不,我有一个条件。”

    “哦?请说。”

    “我想我们交换记忆会更公平一些。”

    “哦?呵呵”董滔禁不住笑了,想着,到底哪一个的她才是最真实的施小乔,施小乔到底又有多少个真实的一面?

    “要了解你的记忆我用催眠的方式很容易就能得到,但是你又会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取我的记忆呢?”

    “方法并不复杂,听你说出来就行。”

    “哦?...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