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大乔小说网 www.dqxs.cc,那一天,那一瞬间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空气中飘荡着浓浓的药水味和呛鼻的消毒水味。

    洁白无垢的长廊传来一阵紊乱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至近。

    领头的女子面色仓皇,眉眼之间尽是担忧。

    女子嫌弃自己步伐太慢,最后干脆以小跑步方式在静谧的空间中奔跑起来。

    刚听到这消息,她便忧心如焚地赶到医院来,根本没心思回家换掉脚上的高跟鞋,就算明知那清脆的高跟鞋敲击声会震扰医院内的宁静,她也无暇管得了这些了。

    然而,跟在女子身后的一群人,却因她奔跑的举动而发出阵阵轻呼,任谁都知道她的身体禁不得跑步。

    “朱槿,别急!”智英箭步冲上去握住她的手。“小心又喘起来。”

    智英至今还想不透,为什么若柔会跟那个男人在一起?

    连续好几天没有若柔的消息,一接到电话才知道他们发生那样惊险的事,急忙交代中也不知道两人伤得多重。

    后来得知他们一下飞机就直接进医院,几番思索下,她还是决定通知朱槿一起前来,毕竟那是她的先生。

    没想到这一通电话打断了朱槿和家人的惯常聚餐,以至于后来惊动了她整个家族,成了目前这种劳师动众的状况。

    再次确认病房号码,智英牵着朱槿急急推开病房门走入。

    入眼这祥和的一幕,却让朱槿和智英同时愣住;一时之间,她们两人竟也不敢开口打扰。

    阳光从窗帘半敞的窗户泼洒进来,像碎钻般洒了病床上那两人满身。

    若柔趴在病床边睡着了,她的脸庞有些苍白憔悴,长睫掩落的眼下有淡淡的青影,那显然是几日未阖眼造成的后果。

    陈昭阳头上绕着洁白的绷带,倚坐在病床上。

    他半垂着眼,眸光柔和又深刻,一瞬也不瞬地缠绕在那张显得疲惫无比的睡颜上。

    她搁在床上的那只手,与他指指相扣,交迭在一块,以一种絶对的亲密。

    这是一对美丽的恋人。

    凝望着那对被阳光所眷顾的双人俪影,朱槿有些怔忡。即使在阿阳跟她执手踏入圣洁礼堂那一刻,他也没有露出这样柔软的眼神;那里面有着满满的温情眷恋,完全是一种满足幸福的模样。

    这分明是一个男人看着自己深爱的女人的眼光。

    含情脉脉的。

    她以为,像阿阳这样连用庞大家产去拴都拴不住的人,会洒洒脱脱地过一生,根本不会真正去爱上一个人,不管跟谁结婚都一样,他不会为任何人停留,所以她也就利用他利用得一点罪恶感都没有

    大错特错了。原来根本就是她太低估了阿阳的情感,此时此刻,她突然觉得自己完全没真正认识过这个男人。

    像是听到了动静,陈昭阳抬起那双深幽的黑眸转过头来,黑瞳平静无澜,一脸坦然,朱槿甚至有一种自己才是第三者的错觉。

    然后,他的眸光轻轻扫过她和智英交握的手,微微挑眉一笑。

    这一笑似嘲讽,似释然,似挖苦,似恍然,又似充满趣意

    他这种坦荡荡的反应,反而让朱槿心虚起来。

    慌乱的,她甩开智英的手,没注意到被她甩开手的智英因此僵硬了一下。

    门外传来一阵骚动,打破了这微妙的气氛,陈昭阳的脸色骤变,眸色迅凛。

    “你还带了谁来?”

    “我爸妈,还有阿姨、姨丈——”

    她话还没说完,陈昭阳迅速下床,打着赤脚大跨步走过来,越过朱槿身边,碰的一声,极为无礼地关上病房门,落锁。

    朱槿被他突然冲过来的这一连串举动吓退了一大步,下意识地转眸看了李若柔一眼,顿时恍悟。

    她脚边放着她风尘仆仆的行李箱,身上穿着阿阳的大外套,加上趴在病床上的模样,明眼人一看就立刻能猜出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寻常。

    他这是在保护李若柔,不让她成为众矢之的。

    青梅竹马又怎样?一纸婚姻套住又怎样?阿阳这样急于维护的行为,李若柔和她在阿阳心目中的份量孰重孰轻,已经清楚明白。

    但是

    “阿阳,你知道我丢不起这个脸。”

    陈昭阳拧眉,睇了她一眼,揉着眉心叹气。

    “难道我的柔柔就丢得起?”

    他的?多么直接的宣告语气。“别忘记你答应过我的事,你们不能这样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光明正大?”陈昭阳看了看始终与他错开视线,默然无语的智英,又看了看朱槿,忽而笑了。“谁光明正大呢?”

    那别具深意的笑,看得朱槿一阵恼怒,病房门外此时响起的敲门声,却也让她慌了。

    “智英,快叫醒李若柔,把她带走!”

    陈昭阳挑了眉眼,给了朱槿一个不苟同的表情,同时抬手制止智英。

    “我会遵守我们之间的诺言,我只是没办法象你这样为了名声而伤害自己爱的人。这桩婚姻是我愿意给,你才拿得到,跟你设计的局无关,你千万不要误会你掌控了我的良心。”

    朱槿霍地抬头,刷白了脸容。“你”“你的心思我早就知道了。我没打算跟你计较那些过去的事,会提出来只是想告诉你——我是说过我怜惜你,但你千万不要用这份怜惜来挟持我,我保证那会让你大失所望。”

    “陈先生,”智英凝了脸色,忍不住开口了:“婚姻不能当成怜惜的施舍。”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