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大乔小说网 www.dqxs.cc,程程.布娃娃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夜是美丽和神秘的,一颗闪亮的泪珠悄然滑过脸颊的轮廓,一个梦幻便突然诞生了。在七分睡梦的时候,丽莎走过一道宽阔硕大的心门,她已经不再是白日里那个平凡的自己,而是披上各种不同服饰、性格和命运完全不同的角色。这一次,她来到了一个不知名的远古时代,幻化成生于将军之家的名门闺秀。

    这是一个帝王时代,登基十二年之久的皇帝年方二十六岁,凭借智慧、雄心和胆略,可以堪称一世明君,但他却有一个可怕的嗜好,着迷于容貌倾国的绝色美女。

    身为帝王的十二年,他有过三任皇后,第一位皇后贤德端庄,是国母的典范,也是皇太后亲点的人选,但她并非绝色的美人,大婚不出三月,皇帝已经对其厌恶之极,直到皇帝二十二岁那年,皇太后过世,便毫不犹豫地废弃了结发妻子,理由是她不具备国母的仪表。

    第二任皇后曾经是皇帝的宠妃,也算妖媚动人,皇帝在后宫之中千挑万选勉强册封她来填补皇后的空缺,但仍然不是满意的人选,她也不是绝色美人。

    第三任皇后出身高贵,是皇叔的女儿,气质与容貌皆平平,尤其娇生惯养、习惯了专横跋扈,时间不长便被皇帝以举止随意、出言直率为由废弃,还牵连皇叔受到教女不严之罪。

    至于三位皇后的结局,更加骇人听闻,第一位被废除后关入冷宫,不到半年便抑郁而终;第二位由于在外国使臣面前言行失体,被贬为庶民后处死;第三位的命运最为可悲,持宠而骄,因争执而死于皇帝佩剑之下。皇后尚且如此,其她的妃嫔、宫女便更不用多言,她们很少争宠,因为谁都不希望被皇帝宠幸。

    至今为止,皇帝只有三位皇子和两位公主,而且都尚在襁褓之中。政绩的成就使皇帝更无法抑制对美女的渴求,他颁下诏书,一定要在天下找出一位绝世美女立为皇后。这一消息的传开很快影响到远在边疆的苏将军府。

    将军有一位视为掌上明珠的独生女儿,名曰美蔻、年方十四岁,的确是绝色美人,被全军将士视为女神,由于将军府远在边陲,闺秀的美貌本来并不为天下人所知,生活亦非常平静。但一天将军故友的到来却将这一切打乱。

    丞相的到来使得苏将军非常意外,二人虽为故交,却因职务差别多年没有来往,苏将军对其造访百思不得其解。而当丞相说明奉旨选后的来意时,将军大为震惊,甚至愤怒,他质问丞相,身为故友,何以要陷害自己,偏要将他的独生女儿送到那个喜怒无常、荒淫无度的男人身边去做皇后。

    丞相开始哀求,得到这个圣谕,如同手捧生死令,三月期限如在全国之内找不出绝色女子做皇后,自己便要人头落地。数月以来寻遍天下,美女得之无数,但却没有绝色,须知倾国之姿并非信手寻来,而是可遇而不可求。限期逼近,正在惶恐不安之际,忽然想起见过故友苏将军幼年之女,以小看大,曾疑为绝色。于是不远千里,来到边疆探寻。

    苏将军百般推委,谎称小女长成后容貌奇丑,且患有怪疾,见不得人。丞相却执意相见,否则无法复旨。苏将军无奈,只好回内室商榷。

    苏美蔻早闻皇帝性情,心生畏惧,当然拒绝成为皇后;另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理由是,她早已有自己的心上人——青梅竹马的年轻上将。他们之间有过生死约定,不会为任何理由抛弃对方。

    丞相听到内室传来苏将军父女的争执声,悄悄地绕过屏风,进入私家禁地,不禁大吃一惊。眼前苏美蔻的美貌令他目瞪口呆,甚至有些垂涎,身为二朝元老,丞相从未见过这样出色的美人,她是当之无愧的绝色美女,当今皇后的最佳人选。

    苏将军父女也为丞相的失宜行为大为震惊,苏美蔻更要拂袖而去。丞相忽然上前阻拦,请出圣旨,当场宣读,如果苏将军不献出女儿,便要将苏小姐的父母亲人处以死刑。苏美蔻犹豫片刻,最终妥协。

    丞相坚决阻止苏美蔻与心上人的最后相见,于次日护送苏府闺秀回国都,只允许带上乳娘与一名贴身仕女作为仆从。苏府的仆役与边关将士一律不允许随行。

    丞相为皇帝带来了好消息,命令前哨信使日夜兼程提前返回国都。皇帝见到美人的画像兴奋得几欲狂呼出来,当即下旨筹备婚礼、拟定册封皇后的名号。

    终于等到了相见的一天,皇帝觉得从前宫中的那些后妃与新皇后相比,卑贱得如同草芥,甚至连自己都折服于她的高贵和美貌,当即册封苏美蔻为辰尧皇后,准备在十天之后举行一场空前盛大的婚礼。

    这段时间,新皇后需要熟悉朝上和后宫的礼仪,并且要非常清楚自己的权利和使命。人们惊讶地发现,新皇后虽然年轻,但接受过严格的家教,天生具有母仪天下的威严。只有乳娘和贴身仕女最清楚,随着婚期的临近,新皇后内心的恐惧与日俱增。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乳娘便要细心地开导,首先要消除新皇后对皇帝的畏惧,另外还要督促她尽快忘掉心上人。婚礼前夜的一次有关女人私房事的教导让新皇后难为情地脸红很长时间。

    婚礼当天盛况空前,本朝官员、皇室和贵族、后宫成员、外国使节将巨大的宫廷占据得人山人海,朝贺的队伍像潮水一样连续不断,从白天一直到入夜,而当前朝唯一健在的后宫女宦、长期不问世事的如意太妃前来朝拜之时,将婚礼的盛况推向了高潮。

    作为皇帝的养母,如意太妃是后宫唯一有资格和胆量训斥皇帝的人,她的到来也令皇帝非常满意。如意太妃参拜过新皇后,便开始长时间注视皇后的脸,年轻的皇后没有一丝慌张,并回报以淡淡的微笑。如意太妃在晚宴开始前提早退席,她已经厌倦了这种繁杂的应酬,临行之前,她馈赠给新皇后一份昂贵而珍稀的见面礼。

    婚礼结束时已经到了深夜,皇帝和新皇后回到他们的寝宫,当经过沐浴再次相见的时候,皇帝与新皇后都换上了色彩华丽柔美的睡装,新皇后发现,其实皇帝的脸非常英俊,具有强大男人的诱惑力,但是她仍然非常的担忧,即将和他度过的这一夜将是对自己和心上人的无情背叛,和一个陌生而无爱的男人在一起,无论他有多大权力和诱惑,都是一种沉重的痛苦。

    宫廷侍者为他们脱去罩在外面的睡装,皇帝示意所有的侍者退下,他要和新皇后单独在一起。当皇帝的双手触碰到她肩膀的时候,辰尧皇后突然有一种请求他谅解的冲动,她想告诉皇帝,这种别无选择的皇命是如何的残酷无情,将她像物品一样从亲人和心上人的手中夺走,送到这个冷漠的宫廷里,一个又高又冷的位置上,自己并非心甘情愿成为皇帝的新娘。

    但是辰尧并没有这么做,正像她明白这一切是别无选择的,请求皇帝的谅解根本不可能,身为皇后也不允许她为了私利影响社稷的安定,这是父亲在临行前的严正嘱托,为此甚至于需要她像物品一样做出牺牲。

    “你很害怕,在发抖?”皇帝问道,他的语气没有透出任何感情,这让辰尧更加恐慌。她轻轻地摇头,竭力控制自己的不安。

    “你怎样看待朕,一个冷酷荒淫的暴君?”皇帝继续问道。

    “我只听说您是一位明君。”辰尧回答,她觉得这样的对话还不如被皇帝放倒在床帐内的感觉,几乎要透不过气来。

    “朕今天有些疲乏,今晚要早些安歇。”

    辰尧急忙抓住皇帝赐与的这次机会“请陛下给予臣妾时间适应宫廷。”

    皇帝没有回答,召来内侍为他们宽衣,当辰尧发现自己与皇帝衣衫单薄地相对的时候,惊诧得差点尖叫。

    拂晓的一缕日光照耀在宫廷的角沿上,辰尧发觉自己几乎是与皇帝同时间醒来,实际上他早已经在静静地品味清晨的暗香。辰尧再次感受到处在皇帝身边的不安,仿佛等待宣判一般煎熬。

    皇帝忽然转过身来,将辰尧的睡装脱得精光,几乎没有给她反应的时间。尽管皇帝的动作已经尽量轻柔,在那个过程中她还是禁不住大叫出声。“你是朕期待已久的绝世美人。”皇帝说道。这个时候,辰尧已经不再呼喊,她的面色红润,尽量将自己的脸藏起来,不是在掩藏泪水,它们是流在心里的。

    接下来的三天是皇帝的假期,他每天和辰尧皇后在一起,不接受任何朝拜,辰尧觉得他的精力非常旺盛,自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