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大乔小说网 www.dqxs.cc,程程.布娃娃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幕

    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来蓬莱的游客越来越多,享受嫩黄色的沙滩和清透的海水。停车场里,一辆客车缓缓泊位。一个年轻姑娘高举旗帜急匆匆跑了过来“是北京汇丰银行旅游团吗?”领队不由得特意仔细地打量她一番:这是一个漂亮的姑娘,海水般的清纯,一双古韵风情的眼睛。

    人们陆续走下车来“你是叶梦莲小姐?”领队问道。“是的,欢迎各位来到蓬莱,你们将会在这里度过一个愉快的夏日。请跟紧我,不要掉队。”梦莲快步来到队伍前列,引导着先行下车的游客往海滩附近集合。

    最后下车的是三个青年,刚从中央金融学院毕业的学生,踏步落地的一霎那,便开始贪婪地大口呼吸纯净的海风,同时撑目远眺,观赏这个自然的世界。

    “我们的导游,好美的姑娘。春男,你快看。”同事拉住一个俊秀青年的衣袖,凑近他的脸颊,低声耳语。这个叫做春男的青年姓蒋,面前的一切对于他正充满着无限新鲜感觉。倏然入目的姑娘令他思绪忽地一紧,一股热流压迫在胸口,几乎说不出话。

    四年之前,正是他到金融学院报到的第一天。一对外地母女一齐跪在学校教务处的门口,母亲痛哭流涕地请求留下她的女儿。一段时间之后,学校的领导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说:“我们也是没有办法,从来没有过免费入学的先例。要不你们再想想办法,我同其他领导商量一下。”

    母亲充满着感激地站了起来,明显吃力的样子。千恩万谢一番,才拉起女儿的手,缓缓离去。从始至终,女儿只是默默地落泪,没有一句辩白。蒋春男目送她们背影消失在前来报到的喜悦沸腾的人群中间,被深深感动着。

    那天之后,他便开始在学校里寻找女孩的身影,一直到毕业前夕,也没有她的消息。现在,他开始觉得,人与人是有缘分的,哪怕只是一面之间。

    游客在导游的推荐下,准备去看黄渤分界线,却在海滩上因价格问题与驾驶快艇的当地人争执不下。但最终还是在好奇心驱动下陆续登船,明知让当地人占了便宜。梦莲并没有像其他导游那样虚伪地帮忙讨价,以便“薄利多销”等到这个团队的多数人上了快艇,她才轻轻吐了口气,坐在沙滩上静静地等候。

    “叶梦莲小姐,你好。”蒋春男走到叶梦莲身边,彬彬有礼地问道。叶梦莲抬起头,看到他衣服上的标志,惊奇地问道:“你没有上快艇吗?这个团队就只剩下你一个人了。”

    春男微笑着坐下,平静地说:“我不像他们那么好奇,除非是对人。”

    “你对什么样的人感兴趣呢?”叶梦莲问道。

    “比如说你。”蒋春男沉思一下,认真地说。

    “我可不是随便的女人。”叶梦莲忽然板起面孔。

    “我也不是。请你不要误会。”蒋春男连忙解释道。“也许你不会相信,四年之前,我在金融学校教务处门口见到你之后,就一直在寻找你。后来你为什么没有去报到呢?”

    “你见过我?在金融学院?”叶梦莲突然像被毒蛇袭击,一下跳了起来。

    “对不起,我没有别的意思,我被当时的情景感动了。一直想在学校里再遇见你。没想到却会在现在的情况下。请你相信,我不是想要同情弱者,更不是幸灾乐祸。”蒋春男诚恳地说道。

    叶梦莲渐渐平静下来,说:“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谢谢你的关心。”

    蒋春男继续问道:“你和你的母亲现在还好吗?”

    叶梦莲沉默了片刻,缓缓地吐出:“她已经过世了。”

    蒋春男忽地一怔,欲言又止。他把话题扭转到其他方面,继续和梦莲攀谈起来。

    海是萌动的,春男和梦莲一起远望着浪涛的跌宕,他们找到了很多共同语言。出海的游客陆续回到岸边,叶梦莲开始清点归队的人数。蒋春男悄悄隐退在人群里,默默地观察梦莲的举动。

    傍晚时候,人们开始结伴出去散步。春男又来到白天的海滩,他希望能够在那里遇见梦莲。几名当地人正在固定快艇,准备收工。春男得知,梦莲是其中一位叶师傅的女儿。

    直到天色渐暗,海滩上只剩下蒋春男一个人,他看了看天边即将落幕的晚霞,抬起腿迈向回去的路。叶梦莲像幽灵似的忽然出现在他面前。

    “叶梦莲小姐!”蒋春男惊叫道。

    “听说你找我,特意过来看看。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助吗?”叶梦莲坦然地问道。

    蒋春男脸上漾满喜悦,微微笑着向她示意“白天错过了看海,觉得很是可惜,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机会?”

    那天傍晚,叶梦莲开着一艘摩托艇,带着春男去看黄渤分界线。她的驾驶技术非常好,相反却让身穿救生衣的蒋春男心怦怦直跳。当摩托艇冲到一个巨浪尖上的时候,他不由得紧紧抱住了叶梦莲的前腰。颠簸之中他不停地做着深呼吸,抱着叶梦莲的双手掌心始终在流汗,很庆幸,他是在她的背后,并没有让叶梦莲看到他微红的脸庞。

    从海上回来之后,蒋春男帮助叶梦莲固定摩托艇,听她说,这里叫做梦莲的海滩。他便刻意观察,想着能在一大片沙子中间找到符合这个女孩子的特质。没有发现什么特别。

    第二天,组织登山活动,梦莲一路跑在前面,却时常还要停下来等待落后的队员,像山兔似的忙碌,很快,小脸涨得非常红润,微微有些气喘。大家关心地请求她歇一会,表示可以照顾自己。但是,梦莲却很负责任,生怕有人迷路或者掉队。直到集中的时候,便又开始讲解,人们发现,梦莲和其他的导游不大一样,她的解说词显然经过了细致推敲,加入很多知识和描述,绝不是简单的背诵,更像即兴感发。尤其当她讲述到八仙传说和两千年蓬莱发展历程的时候,引征了诸多史实,很多都是队员们不曾听说的。人们开始怀疑,梦莲是从何处获得了这么多的史料,又是在哪里拥有了如此美妙的文采。有人好奇地问及梦莲的学历,她却只是笑答,说蓬莱就是自己的大学。人们渐渐喜欢上这个活泼充实的姑娘,纷纷争夺着要同她合影留念。梦莲大方地接受邀请,摆出各种美丽的造型同游客们拍照。

    蒋春男也为梦莲的丰富学识深深打动了,现在更有一些自豪,这个团队里,他是第一个幸运地与梦莲单独相处的人。照相的机会自然不会放过,春男悄悄地和同伴耳语几句,便来到叶梦莲身边,请求合影,梦莲微笑着答应了。就在同伴按动快门的刹那,蒋春男忽然拉起梦莲的小手,高高扬起,做了一个冲天的姿势。叶梦莲被吓了一跳,正要指责他,蒋春男却说:“你和昨天不一样了,开朗、大方,不会介意吧?”叶梦莲被他的先下手为强堵得语塞,只好暂时作罢。

    接下来是旅行社在宾馆里安排的娱乐活动,由叶梦莲主持。人们提议先由梦莲唱一支歌作为开场白。叶梦莲想了想,持起话筒唱了一曲多年前的老歌-在那遥远的小山村,她的声音温婉动听,像是夜莺鸣唱。歌声中,那些常年在外的人开始想念起远在故乡的母亲,眼睛里模糊了泪光。演唱完毕,梦莲要求在场的队员,点到的也要为大家献歌,人们跃跃欲试,准备一展歌喉。蒋春男也成为幸运者,被叶梦莲点到的时候,她突然提出新条件,不再要求唱歌,而改为表演绕口令。蒋春男忽然发觉上当,叶梦莲是在报复他白天的“恶行”无可奈何之下,春男被迫跟读了一条最难的口令,他的舌头好像被胶粘住,接连出错,甚至于到了最后竟一不小心咬到自己的嘴唇。台下的人笑得前仰后合,有的还流出了眼泪。蒋春男出了大丑,涨得满脸通红。

    叶梦莲宣布活动结束,人们各自散去,不时地还会同春男开上几句玩笑。回到房间里,春男重重地仰卧在床上,口中称梦莲是“妖女”“恶毒”同伴不住地偷笑,忽然问他:“你是不是爱上叶梦莲了?她真是一个很出色的姑娘。”

    蒋春男当即指责同伴不讲义气,但他发现,自己对叶梦莲确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梦莲似乎也对他并不反感。他想起四年前的那次相遇,想起梦莲的歌声,好像有一张细细的网,轻轻地罩在他的心上。他对梦莲产生了好奇,尤其是那个缠绕着他四年的谜团,更需要得到答案。想到这里,他忽地从床上跳了起来,匆匆穿上鞋子,说了一句“我一会回来”打开门冲了出去。

    叶梦莲还在宾馆的大厅里,刚刚帮助几名客人调整好住宿的房间,正要离开,蒋春男意外地出现在她面前。“我想问你几个问题,可以吗?”蒋春男礼貌地说。叶梦莲考虑一下,点了点头。他们一同来到宾馆里的一个水果吧。

    “当初你为什么没有去报到呢?我就这样等了你四年,真的很想知道那件事情是怎么解决的。”蒋春男首先发问。叶梦莲想了想,终于道出那个秘密:“其实,当年学校已经同意减免我的学费。但我还是不愿增加别的负担。妈妈患了绝症,而当时我的家庭经济非常紧张,没有多余的钱满足在北京的消耗。”

    “原来是这样。”蒋春男轻轻吐了一口气。“真是太可惜了。那么,后来你在哪里读的书呢?今天听你的讲解,太让人钦佩了,你给人的感觉是一个非常有内涵的姑娘。”蒋春男真诚地说。

    叶梦莲微微笑了一下“谢谢你的夸奖。那些都是我自学的,做导游和其他的工作是一样的,都存在竞争,不比别人做得好怎么行呢?”

    蒋春男轻轻皱了皱眉,这个答案与他的想象很不一样。“没有其他的原因吗?现在很少有导游这样敬业的。”

    “你的好奇心真盛。”叶梦莲说。“好吧,全告诉你。妈妈过世之后,我就努力自学,还是希望有一天能够重新进入大学课堂。这是我的梦想。”她说。蒋春男轻轻“哦”地一声,陷入沉思里。

    “还有其他的事情吗?如果没有的话,我要走了。你们在蓬莱的行程到此结束,明天我还要接待其他的团队。”叶梦莲说。

    蒋春男突然醒悟过来,犹豫了片刻,预言又止。叶梦莲和他告别后,匆匆离开。蒋春男感觉有些失落,一时之间还没有意识到是什么原因。他思考着回到房间。

    第二天,团队离开蓬莱,春男很想和梦莲做最后的道别,他发觉自己有很多话要对叶梦莲讲。但是,没有再见到她。旅行社为他们安排了一名新导游。

    第二幕

    进入淡季,天气逐渐凉了。来海边旅游的人越来越少,当地人提早就收回了小艇。梦莲还是会经常到海滩上,她喜欢那个地方。

    一辆白色的“捷达”轿车奔驰在通往海边一条清静的马路上。初秋的落叶轻轻划过挡风玻璃,从司机的眼前飘过去。蒋春男一脸从容,稳健驾驶着奔向梦莲的海滩。叶梦莲帮助父亲固定好小艇,轻轻吐了口气,抬起头来,看到海滩公路上那辆白色的“捷达”蒋春男站在车身旁边,微笑着向她挥手。

    叶师傅也看到了蒋春男,默默低下头,独自往家的方向走去。蒋春男快步跑到梦莲面前,还未等她发问,抢先开口说:“自从那次相遇,我忘不了你了。”

    叶梦莲惊得无言以对,春男发现,从她双眸里悄悄滴落两行温暖的泪珠,忽然激动地握紧她的双手。“我有一种预感,你是会回来的。”叶梦莲说。

    “为什么会有这种预感?”蒋春男紧接着问道。梦莲轻轻地摇摇头。蒋春男深深吸了一口微咸的空气,缓缓地吐出:“我要弥补你错过的理想。跟我到北京去吧,我会支持你,重新考入金融学院。”梦莲幸福地笑开了,但很快,她的脸上又恢复了平静:“这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不可能?”蒋春男惊讶地问道。“现在我还是没有条件。”梦莲静静地说。

    蒋春男轻轻松了口气:“我是说,我会支持你的。如果你愿意,让我做你的男朋友好吗?”

    叶梦莲吃惊地望着他:“我的男朋友?为什么?”

    “你知道我这次怎么会再到蓬莱?就是想告诉你这一句话。请你答应,让我做你的男朋友。”蒋春男认真地说。

    “请让我仔细地考虑一下。我的生活属于这里,我也是属于这里的。”叶梦莲沉默了片刻,淡淡地说。

    “你的生活将会是属于我们的,相信我,相信明天,那会是一个很好的未来。”蒋春男抚弄着梦莲梳成马尾的长发,自信地说。

    “我要和父亲商量一下,毕竟他是我唯一的亲人。”叶梦莲抬起头,望着春男,说道。

    “好的,我会等你。”蒋春男说。

    “不,你和我一道去,父亲应该了解女儿的男朋友。”叶梦莲肯定地说道。从她的口中脱出“男朋友”这三个子,令蒋春男无比意外和兴奋,他连忙表示:“好,上车吧,我和你一起去。”

    叶师傅听到春男要带走自己的女儿,当即表示反对。他说,蒋春男是一个草率的男人,决不会将女儿交到他的手里。但是梦莲却坚持,去北京上学是她最大的理想,四年前失去的梦,她现在要将它重新拾起来。

    叶师傅最终扭不过女儿,他抬起头,面向着春男问道:“你能够保证我的女儿会幸福吗?梦莲可是我同她死去妈妈的唯一希望。”

    蒋春男斩钉截铁地回答:“请您完全放心,梦莲也将会是我唯一的爱人,等她考上金融学院,毕业以后我们就结婚。”

    叶师傅不再反对,他觉得梦莲已经成年,尤其当初她因为妈妈而错过的理想,的确应该再去实现。

    几天之后,梦莲辞去旅行社的工作,准备好行囊将同春男一起回北京去。临行之前,叶师傅悄悄地在梦莲的包里塞进一搭钞票,并留下一封信。然后目送他们钻进白色“捷达”里,开上海滨大道,逐渐远离了梦莲的海滩。

    对于叶梦莲而言,北京并不陌生。这是一个让她的梦失落的地方,现在,另一个机遇带给了她希望,同时,将会使她的生活完全地改变。梦莲感谢身边这个叫蒋春男的男人,正是他给了自己新的未来。

    蒋春男将叶梦莲安排在自己租好的一间公寓里,距离中央金融学院很近,可以方便叶梦莲读夜校准备考试。叶梦莲提出拜访春男的家庭,她想要了解春男生长的地方。蒋春男笑着婉言说,自己并没有和父母住在一起,要梦莲安心读书,一切等考入金融学院以后再说。叶梦莲想了想,微微笑着表示理解。

    从这开始,叶梦莲便埋头备考,蒋春男下班后时常邀请梦莲一同外出晚餐。很多时候,梦莲更愿意自己准备简单的晚饭,以便有更多时间复习功课。蒋春男于是就买好材料,回到公寓里亲自开火做饭,很像一个家庭保姆。有一天夜里,梦莲由于长时学习引发脑缺氧,昏厥之前拨通了春男的手机,等他赶到的时候,叶梦莲几乎已经不省人事。此后,蒋春男以照顾叶梦莲为由,经常留宿在公寓的客房。闲暇之时,他们会设计将来的生活,蒋春男发现,梦莲其实是一个非常贤德的姑娘。虽然他也常会有同梦莲亲近的想法,但是面对她的端庄,便悄悄地隐藏起自己的冲动。

    冬天的北京是美丽的,春男邀请梦莲到密云滑雪场共度周末。雪很厚,梦莲没有滑雪的经验,好几次险些摔倒,蒋春男始终在最关键的时刻紧紧地抓住她,变换角度连续做几个非常漂亮的动作,最后稳定下来。这个时候,他们都会紧紧相拥着大笑起来,两个人的脸被风吹得通红,心里却暖暖的。稍适休息一会,蒋春男拉着叶梦莲攀到一个高坡上挑战速降滑行。正当他们玩得尽兴的时候,梦莲突然感觉前胸一阵剧烈的疼痛,深深地弯下腰来,蹲在雪地上。她的脸色苍白,心咚咚直跳,一种忧患顿时涌了上来。蒋春男见到叶梦莲突然的变化,大吃一惊,完全失色,忽地跑过来,蹲在她身边,脱掉自己的外衣搭在叶梦莲背上,同时快速挪动双腿,用身体挡住迎面吹过来的冷风。“梦莲,你怎么了?”“胸前很疼,也许是抻到了。”叶梦莲埋下头,红着脸说。“去医院吧?”蒋春男说。叶梦莲点了点头,被春男轻轻扶着站了起来,慢慢向出口处走去。雪很滑,叶梦莲脱掉了雪橇,行走起来更加艰难,她脸上的血色始终没有恢复,蒋春男放下随身物品,蹲下身,将叶梦莲背了起来,稍稍滑行着向前面跑去。

    医院里,叶梦莲被转到妇科检查,蒋春男守候在门外。很长时间之后,梦莲走出诊室,她的面色恢复了红润,但神情却有几分不安。“怎么样?”蒋春男问。

    “没关系的,的确是抻到了,有些轻微损伤,需要一段时间修养。”叶梦莲说。

    蒋春男轻轻吐了一口气,说要帮助梦莲去取药,但是她说,感觉很累,希望马上回到家去,药品明天自己来取。蒋春男点点头,接过叶梦莲手中的包,两人一起乘梯下楼,钻进白色“捷达”里,随着发动机启动声响,很快融汇在繁忙的马路上。

    那一天,蒋春男在公寓里守候叶梦莲很长时间,他发觉病中的梦莲显得更加充满温情。离开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说出了早已荡漾在胸中的那三个字,叶梦莲万分感动,回应说希望今后经常能够和他在一起,并表示,早在梦莲的海滩上与蒋春男的初次相识,就已经在心里暗暗为他留有了一个特殊的位置,直到蒋春男回去再见自己的时候,才肯定那种感觉就是爱。

    那一段时间,春男迷恋梦莲几乎到了发狂的地步,他们几乎每天形影不离,下班之后,蒋春男便会急忙驾车奔到梦莲的住所,他推辞了所有的应酬,甚至放弃一个出国培训的重要机遇。叶梦莲对于蒋春男的依赖也与日俱增,她从来没有过对一个男人这般狂热的激情,更是他那种真挚和善良给了她久违的早年家庭的幸福生活。学业的事情已经变得不是那么重要,叶梦莲希望抓住来日无多的最后时光尽情享受与蒋春男共度的甜美。上次在医院里,那个霹雳般的消息几乎令她完全崩溃,假如不是拥有春男,她可能失去了面对的勇气。母亲患病离世的阴影一直在叶梦莲的脑海里缠绕,她担心这种血脉相连的共性会在自己的身上重演。但是,当悲剧成为了现实,她却变得勇敢,因为蒋春男的存在,使她已经无畏无惧。她希望自己能够奇迹般地延长生命,严格地按照医嘱积极治疗。当然,这一切,她并不想立即告诉春男。是有一点自私,更重要的是她觉得,蒋春男比自己更加坚强,如果没有梦莲,他失去的只是一份爱,不象她,在用整个生命来浇灌这段爱情。叶梦莲清楚地知道,春男的真诚和善良值得她投入最后这段珍贵时光。

    转年的夏天来得很快,春男和梦莲约定好庆祝重逢一周年。叶梦莲换上一件漂亮的白色礼服裙,提早来到西餐厅,那天晚上,叶梦莲拥有仙子一样的魅力,由于汇丰银行里公务的原因,她和春男已经将近一个月时间没有联系,她想让春男再见到自己时大吃一惊。

    约定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却始终没有见到蒋春男的出现,梦莲开始觉得不安,她担心春男会发生什么意外的事情,天热以来,北京市的交通事故频发,叶梦莲忽然有些担惊。她匆匆拨通了蒋春男的手机,铃响很长时间后,对方终于接听,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你好,请问蒋春男在哪里?”叶梦莲犹豫地问道。

    “哦,你是叶梦莲小姐吧。我是春男的母亲,他现在不在北京,如果你有时间,请到秀水街206号来一下,我希望同你谈一谈。”接听电话的是蒋春男的母亲,叶梦莲感到有些意外,蒋春男从来没有耽搁过他们的约会,尤其这一次纪念日,是他亲自提出要庆祝的。叶梦莲踌躇了一下,答应春男母亲的要求,当即付款离开西餐厅,搭车前往秀水街。

    秀水街206号,北京的一栋公寓,坐落在城市的中心,有着高雅的环境和气氛。叶梦莲忽然发现,蒋春男始终向她隐瞒家世的原因。门铃扣响之后,一名四十多岁的老仆出现在叶梦莲面前,面无表情地同梦莲打过招呼,引领她穿过花园,来到主人的客厅。

    春男的母亲是一位很有风韵的中年女人,她的衣着相当有品位,脖颈和手腕上佩带着翡翠饰物,搭配半裸着养尊处优的洁白肌肤。她看起来面容和善,叶梦莲觉得应该比较容易相处。

    “春男和她的未婚妻昨天去了香港,选购一些东西,他们就要结婚了,春男有没有告诉你呢?”春男的母亲一开口就说了这样一番话。叶梦莲万分震惊,仿佛被电击中,忽然一阵眩晕。“您说什么?春男有未婚妻?”她怀疑地问道。

    “春男的未婚妻是我和他父亲共同战友的女儿。他们的婚约早在十几年前就定下了。她叫窦琰,春男很喜欢她,就象是对自己的小妹妹,这就叫青梅竹马,是不是,梦莲?”春男母亲说。叶梦莲沉默无语。

    “我知道春男也很喜欢你,但并非是可以结婚的那种感情,我和他的父亲也希望春南娶回一个让我们能够放心的女人。”春男母亲继续说道。这时候,客厅电话铃声响了,佣人接听电话,然后对春男母亲说:“是窦琰小姐,找您的。”春男母亲客气地向梦莲道了歉,便笑着接过电话,电话那边的声音很大,梦莲清楚地听到窦琰叫春男母亲“妈妈”的声音。她感觉心里像被什么东西咬着,完全没有精力去思考其他的事情。

    通完电话以后,春男母亲还想继续同梦莲谈她同儿子的事情,但是叶梦莲说,她还有功课要去完成,便告辞离去。深夜,北京协和医院仍旧灯火通明,春男的父母亲面色凝重,守候在特护病房门口,透过玻璃窗,看到护士在里面不停地忙碌,蒋春男静静地仰卧病床上,双目紧闭,昏厥中仍然流露出痛苦的神色。

    “你为什么要对梦莲讲这些话呢?你应该知道,春男真正爱的人是她。”穿着一身军装的春男父亲对春男的母亲说。

    “如果不是因为叶梦莲,春男今天怎么会出车祸?更何况她的家世与我们根本不般配。”春男母亲说。

    “当初我娶你的时候也并没有考虑家世,否则也不会有春男的出生。”春男父亲说。

    “不要再说了,当初我的家庭虽然破落,但毕竟是书香门第。总之,我不喜欢叶梦莲,也不可能承认她。”春男母亲说。

    “爸爸、妈妈,我来了。”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响起,春男的父母寻声望过去,一个穿着得体的清秀女子一手挎包,另一只手里拎着夜宵来到特护病房门前。“春男好些了吗?”她问。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