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大乔小说网 www.dqxs.cc,沉思凝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午夜子时,正是阴阳交替之时,阴气渐盛,阳气渐衰。

    一。

    深夜,整个京城沉浸在无边无际的墨色之中,街道上堆满了白色的纸钱,凉风吹过纸钱轻轻飘起又轻轻落下,没有一丝声息。忽而,不知何处断断续续的传来一阵妇人底底的哭声,哀怨的哭声融入浓重的夜色中,让人不由的想起无处伸冤,孤苦无告的女鬼,徒留一片阴冷。

    蓝震宇面色凝重的走在街上,看此情景莫非传言所说非虚。一个月前蓝震宇因公外出办事,当时京城并无异处哪知才走不过数日,竟有流言传来说是城中不断有未满月的小儿相继离奇死亡,说是离奇并非是死的有多稀奇古怪,相反正常的让人有些不可思议。那些小儿既无病患,也无外力侵害的痕迹,又不是中毒,内脏也是完好的,唯有死前数秒全身微微发烫,多汗像是发热。但倘若真是发热致死不算奇,一个小儿发热致死也不奇,可奇就奇在竟是接二连三的而且都死在夜晚子时左右,这就不免让人生疑了。一时间流言四起,说是鬼母作祟,那些小儿的魂魄皆是被鬼母所食。

    初听此传言时,蓝震宇只是付之一笑并未放在心上。世人皆爱以讹传讹,传来传去面目全非。恐怕原本不过是死了一,两个小儿你传我传再加上无数传者的想象,最终竟传出这等奇事来,至于神鬼之说就更是无稽之谈了。可是回京所见,却让蓝震宇不得不信。

    不过他此方连夜赶回京城却不是为了小儿一事。之前他并不相信此事,自然不会为了此事而回京。他回京,是为了顾大夫。

    顾大夫在京中也算小有名气,最擅长给小儿,妇人看病。几年前蓝震宇的父亲过世,他和母亲一起送灵柩回乡安葬。一路劳累再加上心情沉痛,母亲回到故乡时竟一病不起,在当地多方求医皆不起色。后来蓝震宇想起顾大夫医术高明或许会有办法,可惜顾大夫远在京城,听闻又有些脾气,而自己要照顾病重的母亲又不能亲自去请,只好写信求医。原本也没抱多大希望,可是没想到当时已年过花甲的顾大夫竟不远千里,日夜兼程的赶了过来。救母之恩岂能不抱,因此当蓝震宇收到顾夫人写来的信时便马不停蹄的赶回京城。

    二。

    顾大夫过世已有一月,棺木早已下葬,但顾府所有人都还沉浸在悲痛之中,尤其是顾夫人见到蓝震宇几度哽咽无法将事情说出,只是反复叨念蓝震宇来晚了不能见顾大夫最后一面,让他一定要找出凶手为顾大夫报仇。

    不能见顾大夫最后一面蓝震宇自是万分遗憾的,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他虽已是日夜兼程,无奈路途遥远,送信要些时日,赶回来又要些时日,再快也需一个月的时间。

    “我爹近来身体不适已经有些日子没有看诊了,医馆的事都是我在代劳。”说话的是顾大夫的儿子:“那晚大约二更时分,有人来敲门说要找我爹出诊。我告诉来人我爹身体不适出诊可由我代劳。来人却坚持要我爹亲自出诊,说我爹见到他一定会同意的。我见他说的如此肯定,只好去叫我爹,但我还是做好了出诊的准备。我爹是有些脾气的人,他若不愿意多少钱都请不动他,之前也有说肯定能请动我爹的,但最后还是由我代劳,所以我做好了出诊的准备。果然我爹并不认识来人,谢绝了出诊的要求。可是来人贴着我爹的耳朵嘀咕了几句,我爹微微一怔竟答应了出诊。我心中有疑怕会有事要求陪我爹一同出诊,我爹坚决不同意,问他要去何处出诊他也不说。”

    “来人何样?”蓝震宇插口问到。“那日天色已晚,来人站在门口的阴影里打着伞而且把伞压的很低样子没看清楚,只晓得是个男的,年纪在四十五岁左右,穿的是丝绸家境应该不错。”“那天下雨了吗?”“没有。”

    蓝震宇暗想没有下雨却打着伞,有心请人出诊却站在阴影中,来人故意隐藏自己的样子,要么是怕被人认出,要么是怕被人记住年,不管是怕什么都说明顾大夫要去看的人和病是不想让人知道的。可是生病,看病乃是人之常情,到底是什么人,什么病要如此神秘。

    顾大夫的儿子继续说下去:“那日我爹是五更左右回来的。以往我爹每次出诊回来,都会和我说说出诊的情况以增加我的见闻和经验。那日回来后却面色沉重,一言不发。我问他去了何处,给何人看诊。我爹竟发起火来厉声喝斥我不许问,也不许我向任何人说起今晚出诊的事,之后说想一个人静静,不许任何人打扰便将自己反锁在了书房里。第二天直到中午我爹都没有出来,我有些担心去看时,我爹已经死了。”

    “你去时门可还锁着,书房内可有窗户之类可以进出的地方”

    顾大夫的儿子摆摆手,打断蓝震宇的话说道:“蓝神捕不必猜测,我爹是吃了我家秘制的毒药而死的,他是自杀。”

    “什么,自杀。”蓝震宇惊讶,既是自杀,何来的凶手,又有何仇可报。“我爹确是自杀,但他是被人威胁不得已才自杀的。我爹在死前曾留下些奇怪的东西,似有所指。可惜我天资愚笨无法猜出其中所含的深意,闻得我爹和蓝捕头有些交情,斗胆请蓝捕头回京找出我爹自杀的真相,好让我爹瞑目九泉。”“顾大夫生前所留何物?”“一句话和两味中药。”说着顾大夫的儿子拿出一张宣纸,上面写的是‘女为悦已者容’。蓝震宇细细查看,果然发现有异。按说顾大夫也算饱读诗书之人,不该犯这样的错误。

    接着顾大夫的儿子又拿出了两味中药。一味是健脾益气的白术,另一味是活血通径的红花。这两味都是极普通的中药并无特别之处。一时之间,蓝震宇也看不出所留之物含有何意,只好向顾大夫的儿子借了些医药典籍回去查阅,希望能从中得到些启示。

    三。

    正是金秋八月,锦园中的菊花争相开放一派欣欣向荣。蓝震宇本要去太医院要些提神的药,路过锦园时见满园菊花开得热闹忍不住进园观赏。蓝震宇现在人在宫内。昨日皇太后不慎遗失了一支凤钗,此物意义非凡乃是当年封后时先帝所赐,遗失次物皇太后自然着急万分急召蓝震宇入宫寻找并且特许他可自由出入后宫的任何地方。

    锦园内假山旁几个小太监正在清理小池塘中的污物,突然一个小太监叫了起来:“山洞中有条蛇快抓起来,献给谢公公有赏的。”抓出蛇后,另一个小太监失望的说:“可惜了是没毒的,谢公公只要毒蛇。”“谢公公要毒蛇做何?”一直在旁观望的蓝震宇问。“蓝捕头不知,谢公公有风湿,用这些毒物泡酒是除湿的良药。”小太监顿了顿又说:“敢问捕头一会可是要去太医院,若是要去有劳捕头替我送我几朵菊花给李太医。刚才在来园的路上遇到李太医,说让小的有空时给他送几朵菊花过去,可是这园中杂事繁多,小的不知何时才能有空,万一李太医要用菊花入药,只怕去晚了误了事。”小太监机灵见蓝震宇的鼻烟壶是空的,猜出他要去太医院。

    “该不会是入药,若是要入药又等着急用,他会让你立刻送去而不是有空再送去。不过,我确要去太医院可顺便帮你送去。”

    蓝震宇刚进太医院,去给丽妃诊脉的李太医恰好回来,看样子他似乎是遇到了什么难事眉头紧锁。其实也单是李太医,几乎整个太医院里的太医都是愁眉不展的。

    见到蓝震宇,李太医勉强的笑了笑将菊花插人瓶道:“有劳神捕了。老夫最近心绪烦闷,多看些花草能舒解心绪。”“不知太医为何事所烦?若有我能帮忙的地方,请太医不必客气。”李太医顿了顿,深吸一口气道:“在这宫中本是最怕多言的,但老夫看蓝捕头应是可靠之人,也不妨将此事告知神捕。丽妃娘娘自怀孕以来皆是老夫为其诊脉,娘娘的脉象也一直正常,可大约在一个月前竟出现了异样,从脉象上看娘娘腹中的胎儿应当已死,可丽妃娘娘并无流产的迹象,肚子仍旧一天天的长大,抚摸腹部居然还能感觉到胎动。老夫从医四十年,替无数妇人诊过孕脉从未出过错,也从未遇到过这等怪事。老夫真是百思不得其解,百思不得其解啊!”“说去怪事又岂非这一件。不知蓝捕头可曾听闻城中小儿离奇死亡一事。”太医们凑过来说。宫中本是是非之地言多怕失,太医们遇到烦心的事不敢倾诉只能放在心中,今见李太医开了个头向蓝震宇诉说困惑,便忍不住将心中困事一吐为快。“近日来城中小儿在非外力侵害的情况下无故连续死亡。皇上怀疑是未知的疾病所致,故派我等去查明病因。我等细心查看,引籍阅典,甚至开膛勘验,均未发现异处。皇上大怒,呵斥我等均是饭桶并罚停三个月的俸禄。罚停俸禄是小,但我等皆是千挑万选才进的太医院,若查不出点什么来颜面何存。”

    蓝震宇安慰道:“各位太医不必多想,此事也不一定和疾病有关。”顿了顿又说:“我听闻那些小儿死前全身微微发烫,大汗,像是发热的症状。”“并非发热,我等猜测是疼痛所致。”

    蓝震宇心头一紧,闷得难受。是要有多痛才会让那些小儿在短短的时间内痛到大汗淋漓。

    四。

    日已偏西,夕阳光灿如霞,照得满湖金波,微风吹过清爽宜人,美酒醇香,佳肴精致。花园湖畔的一座亭子里丽妃设宴款待蓝震宇。丽妃轻轻做了个“请”的手势道:“蓝捕头为太后凤钗一事劳心劳力,本宫以茶代酒敬你一杯。不知凤钗寻得如何了?”蓝震宇道:“下官惭愧,尚无头绪。”

    丽妃若有所思地瞟了蓝震宇一眼,看似无意的说:“恐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蓝震宇心里一怔,微微一笑反问道:“那丽妃娘娘觉得醉翁之意在何呢?”丽妃缓缓押了一口茶,答非所问:“近来城中相继有小儿离奇死亡,传言乃鬼母所为,不知对此蓝捕头有何看法?”蓝震宇道:“此事下官虽略有耳闻,但一直忙于寻钗一事,并未探究过,也就谈不上什么看法。”

    丽妃一直含笑,此刻笑意更深,漫漫荡漾开来,如一泓不见底的池水。“不愧是神捕,果然滴水不漏。本宫也只是一时好奇随口一问罢了。不知你可曾听说过九子鬼母的传说。”不等蓝震宇回答,丽妃自顾说了下去:“古代王舍城有佛出世,举行庆贺会。五百人在赴会途中遇一怀孕女子。女子随行,不料中途流产,而五百人皆舍她而去。女子发下毒誓,来生要投生王舍城,食尽城中小儿。后来她果然应誓,投生王舍城后生下五百儿女,日日捕捉城中小儿喂之。”

    蓝震宇接着丽妃的话道:“释迦闻之此事,逐趁其外出之际,藏匿她其中一名儿女。鬼子母回来后遍寻不获,最后只好求助释迦。释迦劝她将心比心,果然劝化鬼子母,令其顿悟前非,成为护法诸天之一。我以为鬼母的故事意在劝人放下执念,迷途知返。”

    “哈。哈。哈”丽妃突然暴笑出声:“放下执念,迷途知返有趣。可惜世人偏偏最放不下的就是执念,最不知返的就是迷途。”说着丽妃起身告辞道:“蓝捕头请慢用,本宫忽感不适先行一步。”

    丽妃走后,蓝震宇只觉心思郁结,眼前虽是美酒佳肴,却也如同嚼蜡。忽想去李太医说多看些花草能舒解心绪,便去了锦园。

    幕色中的锦园安静异常,满园菊花徒自默默绽放,倒有些天为谁春,花为谁娇的悲凉。据说这锦园当年是为一妃子而建的。多年前皇上南下亲征,行至一树林时,救了一被兽所伤的女子,皇上见女子清丽质朴,顿生爱慕之心,将女子带回宫中封为锦妃,因锦妃喜爱菊花特为其建了这锦园。可惜锦妃却未能等到菊花绽放,锦妃来至山野,过不惯宫中的生活,思乡心切,终日郁郁寡欢不到一年就病死在了宫中。

    五。

    城中小儿的死,丽妃腹中的奇怪胎儿,甚至顾大夫的死,这些看似毫无关联的事,却又总觉得有着丝丝缕缕的关联每当蓝震宇遇到纷扰难解之事时,总喜欢小饮几杯。碰巧有一小太监要出宫办货,蓝震宇并与他同行,邀他一同饮酒。

    正午时分,不是吃饭的时辰,酒楼里食客不多,这样最好,落得清静。两人找了个临窗的位子坐下,窗外艳阳高照,空中没有一丝云,一缕风,路上行人被太阳照地无精打采,懒气洋洋。忽见谢公公神色匆忙的穿行在人群中,他极小心的提着一个篮子,上面严严实实的盖着一块深蓝色的布。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