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大乔小说网 www.dqxs.cc,沉思凝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一.

    南方的天气,即使是到了秋天太阳也依然火辣辣的,操场旁边几棵为数不多的小树无精打采、懒洋洋的站在那里。同样无精打采的还有操场上一群正在军训的大一新生,当然表面上我们还是激情洋溢的哪怕是假装,无精打采的只能是我们无比幽怨的内心。学校说军训是为了让我们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我就不明白了,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为什么一定要用军训来体现呢?上初中要训,上高中要训,好不容易混到大学了还是要训。

    生活啊!果然是无休止的平淡重复。

    训了一天,回到宿舍时往床上一躺累得连洗漱的力气都没有了,嘴巴却不累,只要有八卦女人的嘴巴是永远都不会累的,何况我们还是五个女人凑在一起,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我们五个女人差不多等于两抬戏了,七嘴八舌热闹非凡啊!

    “听说我们旧宿舍这边闹鬼。”王丽停了停又说“能住新公寓那边就好了。”

    所有新生都住在旧宿舍里,有六个床位不带卫生间。带卫生间的四人公寓都被高年级的师兄师姐占了,等我们混成师兄师姐的时候就可以申请公寓了,现在还是只能待在旧宿舍了,其实这里也不错学校刚刚装修过,白花花的墙,新崭崭的床,还配了饮水机虽然要自己花钱买水喝。

    “是的,是的,我也听旧宿舍这边闹鬼。”沫沫符合着王丽的话。

    “这些乱七八糟的传说也能信?”李楠满不在乎的说。

    “恩、恩。”我和刘慧表示赞同李楠的话。

    几乎每个学校都会有不同版本的闹鬼的传说,这实在不是什么新鲜事,念过大学的都听说过,反正是传的多见的少,虚虚实实说不清是真是假,信或不信就全看个人了。

    “不管有没有鬼,能住有卫生间的公寓总是好的。”王丽还是执著着住公寓。

    “住那都一样,只要没有鬼。”看来沫沫是相信有鬼了。

    正说着,宿舍门“吱----”一声打开了。

    “是谁忘了锁门。”沫沫叫了一声。

    可惜忘了还是忘,隔壁宿舍的张八婆已经一脸神秘的站在了宿舍里。

    就像每个学校都会传鬼故事的经典项目一样,每个学校总有那么这个经典八婆她们热中于打听八卦、传播八挂,简直把振兴八卦当做了一项事业来做。

    “我主要是来告诉你们一声,旧宿舍有鬼,大家提高警惕,做好防范措施。据说我们上一届就有一个女生失踪了,肯定是被鬼带走了。”张八婆像是领导在交代工作一样。

    “少在这胡说,那个女生是被她同宿舍的另一个女生杀死抛尸的,后来杀人的女生受不了良心的谴责自己投案自首了。”刘慧说。

    “那也是被鬼迷了心窍才杀人的。”张八婆不服气的说。

    “鬼才没那么无聊呢!我们要睡了,你请回吧。”李楠说着便要去关门。

    “哼,说不定鬼就藏在你们宿舍里呢?明明是六个人住的宿舍,现在只有五个,剩下那个是什么呢?”见我们不太愿意答理她,张八婆愤愤的边说边往其他宿舍传八卦去了。

    “乌鸦嘴。我们宿舍本来就只有安排五个人住,人家三楼的有间宿舍才安排了四个人住,照她是说法,那人家宿舍里岂不是藏了两个,可我听说只有一个鬼来着。”沫沫说

    “别理她。我们五个人可以用六个人的空间,我看她是典型的羡慕嫉妒恨。”刘慧说。

    “就是、就是。”大家符合着。

    其实我们心里都在想是不是真的有鬼,如果有它会用什么样的出现又会用什么样的方式杀人呢?

    二。

    据说男生晚上窝在宿舍里只会谈论两件事:女人和游戏。那么女生呢!她们又谈论些什么呢?

    那一段时间我们窝在宿舍里只谈论一件事:旧宿舍有鬼。说起来大学生活的确是有够无聊的,就是这么一个有没有都不知道的传说,也能让我们乐此不疲,全情投入。

    “我打听到一件事,鬼只带走一个人,而且是不知道它是鬼的那个人。”沫沫小有得意说。她的确说了一件我们都不知道事。

    然而,这对我们来说似乎是毫无意义的。‘鬼会带走不知道它是鬼的那个人’有谁能够知道谁是鬼呢?它又不会自己跑出来告诉大家我是鬼。所以大家都不知道谁是鬼,大家都有可能被带走。

    “你们说它为什么要带走一个人呢?”王丽问。

    集体沉默,这个该怎么回答?鬼才知道它为什么要带走一个人。

    “我想是因为寂寞吧!”李楠幽幽的说。

    寂寞。这个现在用烂了的词,却又用来解释什么都好像是合情合理的。

    “它只是因为寂寞而无聊搞点恶做剧而已,便不一定要带谁走。只是”李楠摇了摇头。

    “如果所有人都知道谁是鬼了呢?”虽然觉得不太可能,但刘慧还是提出了这种可能。

    “我听上一届的师姐说,如果都知道了,就让所有知道的人写匿名纸条,把自己觉得应该被带走的人的名字写在纸条上,一个人只能写一个名字,谁的名字最多就带走谁。当然被写的名字只能是那些知道的人。”李楠说。

    “真是件残忍的事。”沫沫撇撇嘴说。

    沫沫说的没错,的确是件残忍的事。假如,我只是说假如正巧我们宿舍的五个人都知道了谁是鬼,是不是就要写那种匿名的小纸条,如果真的要写又该写谁呢?大家都是朝夕相处的同学,甚至还能称得上‘朋友’二字,不管写谁都像是背叛,于心何忍;不写又怕自己被带走,左右为难。倒不如看谁不顺眼就直接带走谁算了,干净利落,无需纠结。

    “我想到个办法。”是的,我想到了个办法:“如果真的要写,我们就写上自己的名字,鬼只会带走一个,我们都写了自己的名字,它就不知道该带谁走了。”

    “倒是个不错的办法,但是。”王丽欲言又止。

    我们都懂。其实这是个很冒险,也很考验人的方法。假如有人不按照约定写了别人的名字这个办法需要绝对的信任。

    可是在威胁带自身利益和安危的情况下,谁又能真的相信谁呢?

    好在,这些都只是我们庸人自扰的乱想而已。鬼没来,现世安好。

    但愿永远都能这么好。

    三。

    “啊”尖叫声划破了夜的沉默。半夜起来上厕所的刘慧脸色苍白的看着桌子上的几个字瑟瑟发抖。我们被叫声吵醒向桌子看去一瞬间所有人一脸煞白。

    老人们说的没错,没事不要老是谈论鬼,谈的多了它们感应到了会被招来的。这段时间我们老谈,还真给招来了。

    ‘我会带走你们其中的一个。’桌子上鲜红的字,如一把锋利的匕首刺在我们每给人心上。触目惊心。

    凑近了似乎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大半夜的不睡觉,吵什么吵?”一向脾气火爆的舍管骂骂咧咧的冲到了我们宿舍里。

    “那个怎么会,不可能。”刘慧指着桌子本想解释一下,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不可思议咽了下去。目瞪口呆。

    桌子上什么都没有,干干净净,彻彻底底,没有血字,没有血腥味,一切像是幻觉一样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

    “什么这个,那个的,给我说清楚,要是说不清楚有你们好看的。”舍管怒骂到。

    “也没什么事,刚才刘慧做了个恶梦被吓到了,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幸好王丽反映快编了个借口将舍管搪塞了过去。否则我们不被鬼吓死,也会被舍管骂死。

    舍管走后。宿舍里一片死寂,其实每个人的心里都是七上八下的,只是没有人说话,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大家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似乎说什么都是错的。

    “也许这只是某人的恶作剧而已,说不定就是那个张八婆搞得鬼,上次我们没有听她的,她又嫉妒我们空间大,所以弄了些手段故意吓我们的。”沫沫假装镇定的说道。

    “没错,没错。”

    “和我想的一样。”

    “我早就觉得张八婆鬼鬼祟祟的了。”

    “就是,就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